瀏覽分類:

蓮耶上師的日常

任何以蓮耶上師為主角的文章均歸納於此

終將消散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照片是網路上NASA公布的「創生之柱」,最新研究顯示,這個距離地球6,500—7,000光年的星雲,很可能已經消散
真的,一切都會消散的…
******************

就像一開始的照片,這麼巨大的創生之柱星雲,壯觀無比,也有消散的一天。

能量持續消耗,創造更多新的恆星(比太陽質量更大),再多的能量也有用完的一天。

何況我們拍到的,是光在宇宙中行進六七千年後,才被觀測到的,等於是早已過去很久的影像了。

巨大星雲如此,何況是人呢?

上週延後(到今天4/8)的象神護摩,讓我提早一天回醫院打針,結果,不出所料,上週已經感冒了,加上這次打針,我的免疫系統大瘋狂,就像受到刺激而炸毛的貓,大發脾氣中。

病毒進入口中或呼吸道,自己都知道。遇到病毒沒關係,也是清楚的,進入體內也是清楚的。

星期五打針回來立倒!

身體內的免疫系統本來就跟感冒(或流感或新冠或什麼病毒,驗不出)大戰中,加上注射進去的藥物,內分泌治療的正常藥物,也被免疫系統針對了。

所以,我就倒了三天三夜。

打針處紅腫熱痛,上呼吸道喉嚨痛、鼻塞打噴嚏等,還有發燒、全身痠痛,一樣沒少。

昨天晚上,這些症狀慢慢的消散,今天消散的更明顯。還有苦痛,吃一顆止痛藥就夠了。

明天會更消散,這個過程大概三到十天,不一定。這次比較嚴重,應該是感冒或其他病毒先感染造成。

(這件事情讓醫療團隊考慮改變檢查治療思路)

這讓我想起今年春季大法會收到的請假回信。

為什麼是傳真?我寄了兩封信,一封給根本上師(一封給宗委會),被扣在美國郵局,託朋友查,也在中華郵政查詢,最後就是沒到,直到三月二日才寄到西雅圖,我只能傳真過去,很抱歉的跟師尊說,弟子不知道為什麼宗委會的信到了,師尊的信沒到。同時,附上原信、醫生證明以及相關查詢文件。

上面提到新藥巨大的副作用,讓我借此修「病瑜伽」,這些看持靜者文章的各位應該都在文章見過。

後來,又收到另一封回信,因為寄給師尊的信終於在3/2到了。

上面也提到我在持靜者文章提過的,醫生覺得我的免疫系統很奇特,內分泌治療卻有癌症標靶藥物的副作用。

其實,這兩封信就是表達一件事,人生就是酬業,生老病死都是酬業,人生就是受苦,受苦本身及過程,就是酬業。

沒有人不生病,必須知道生病如何修行。

人生沒有什麼與修行無關,生病也是。把疾病與治療中的受苦當作修行的一部分,用這個過程來打磨自己的三摩地,這樣就是病瑜伽。

瑜伽是一。

病瑜伽不會脫離這句瑜伽總綱。

人生沒有一句話、一件事脫離這句瑜伽總綱。

一切都會過去,一切都會消散,受苦也會過去,疾病也會消散。

在人生最後一件事「呼出最後那口氣」之後,這些受苦疾病都消散了。

可是,還有什麼沒有消散的。

在人生沒有消散的時候,針對「不會消散」的事情去努力,去鍛鍊自己的身心靈,努力讓自己成長、超越,甚至超脫於這些疾病受苦。

這個主旨從古代婆羅多就豎立,影響了後世,包括所有從印度哲學文化吸取養分的宗教信仰。

在活著的時候,透過修行的法門努力改變進步,這個與宗教無關,與信仰無關,已經深入「印度系」的宗教信仰修行中。

這就是人生的意義,也是人生的目標。

消散也是不消散,不消散也是消散,努力過就可以。

就怕還沒努力就投降放棄。

從2010年9月到現在,十四年,我還沒放棄,也沒想過放棄。

我知道自己這世病苦的因,現在接受這個果,也不後悔遠古時候的選擇。

曾經在大哭中問過自己,如果是我,我會喝嗎?

選擇,才導致了因果。

我做出了選擇,有此因果也是正常。

然而,還是要努力,讓自己可以消散也是不消散,不消散也是消散。

努力了十四年,未來不知道還有多少年,至少當下每一瞬,一樣努力中。

象神護摩因雷雨延後五月8日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現在外面大雷雨中…
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

原本象神護摩的公告在此:https://silentkeeper.org/?p=1390

四月29日臨時貼出臉書公告:

四月24日帖文「五月一日舉行象神護摩」,隔天25日觀察到訊息,五月一日有大雨,必須有備案(plan b)。
如果真的雨下到無法在二樓露台火供,將延後一週到五月八日。
延後一週的原因是我週五要回醫院治療,現在治療後,至少需要三到五天休息,這期間幾乎動彈不得,只能臥床…

現在開始寫的時間是五月1日下午三點初,外面已經開始飄雨絲,暫時不大,整個天空都是陰雲。

然後收到氣象署app的「大雷雨即時訊息」,我就決定,直接延後到下週三,五月8日晚上同修時間舉行象神護摩。

不延後到明天,也是依舊有大雷雨。這種天氣在戶外實在不能舉行火供,雖然是二樓露台,也有安全顧慮,雷電這種東西,科學已經證實是地下開始引雷,天空的雷電才會由天而降雨地上伸出的合為一條完整的雷電。

也許是地質與周圍環境,東區虎尾寮接近高速公路這一帶,過去很容易引雷在附近出現,相對空曠也少有高建築。

現在改變一些,附近空地陸續蓋起房子,可能安全一些。

不過,下大雷雨本來就不適合做火祭之類的活動,除了雷電,大雨也是麻煩之一,影響護摩火,產生大量煙霧,造成鄰居困擾,這樣也不妥。護摩結束後,護摩灰也被雨水沖得不見了。

還有一個原因,自從2016年12月底開了甲狀腺癌之後,這個物質身就不太管用,或者太管用了。

我的免疫系統超級敏感,但是戰力不佳,所以,醫生特別交代,別淋雨,淋雨對我這個年過半百的人,早就不浪漫,反而有危險。

不是掉頭髮問題,而是現在的雨水中,總是有一些細菌病毒,而我又是一個超級過敏人,別把自己陷入高風險的情境。

我是不怕,但是醫生怕。

醫生怕什麼?怕後續很難治療,現在病況幾乎已經都在醫療團隊可掌握之中,我不能給他們增添變數。

淋雨就是我的變數之一,時差也是。

所以,今天晚上的護摩只能延後一週。

四月29日的貼文提到,週五還要回醫院治療,本來醫生安排是週六,為了讓自己多休息一天,下週三晚上能火祭,必須向前調動一天去打針治療。

現在無法像開刀以前,那麼拼命的風雨無阻做火供,真的健康上不允許了。

如果延後一週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,還請大家見諒。延後一週舉行,報名也就順延到五月8日中午十二點截止,報名表格一樣沿用原本「五月一日版」,歡迎大家踴躍贊助大願學會的房貸與修繕。

就在我寫完上面這行,窗外就開始滂沱大雨了...

下雨了,雷聲很快就接著出現...

雨聲很大,雷聲也很大。

五月一日舉行象神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剛做完治療,有種毀滅與重生並存,疲倦與振奮同在的奇妙
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整個三月與四月,都在打針吃藥、醫院復健中心渡過。

幸好有幾位師兄師姐的幫忙,我才有機會做這麽多治療,還額外增加了大腦的治療。

大腦在現代醫學裡,還算是不太清楚的領域,就像有的腦科學家說的,頭上有外太空,腳下有內太空(地底與大海),人身上有個腦太空。

意思就是有太多不知道的地方,越研究,不知道的越多。

每次收到師尊所賜的「疑難雜症符」,總是感慨萬千。這麼奇妙的病症,需要有人願意試試看種種治療方法,就像我的病症,不是那麼簡單一個部位一個部位的問題,牽涉到全人醫療,有不少治療還是邊做邊檢驗,西醫就是要看影像數字,才知道這樣做有沒有效果。

畢竟,人類的科學還在進步中。

雖然,這段時間的治療偶爾被一些「癬疥之事」打斷,至少還是把二月規劃、三四月復健治療都做完了,還臨時加入了師尊八十大壽的祈福護摩,我自己燒,從四月13日開始,整個四月至少抽空完成了六次,這是治病養病中能做的。

接下來,不得不為大願學會進行今年(龍年)的第一場象神護摩了。

這一場象神的護摩做完,我也可以進行讓大家報名參與的,為師尊祈福的金母護摩。

人生過了半百,剩下就是平淡。有人喜歡搞東搞西,我不喜歡,終究是一場空,只有什麼不空?趕快為那個不空的努力一下,不好嗎?

修行不空啊!

總是要經歷過不空,才知道即使修行,最後還是本來就是這樣,不空也是空。

象神,也有人稱象頭財神、象鼻財神,是我們真佛傳承極為推崇的「紅財神」。其實,他還是人形,只是這個古婆羅多故事太戲劇化,好幾個版本,他最後留在世間的顯化投影,就是一個象頭人身的樣子。

在他的父親大天、母親帕爾瓦蒂面前,他也好,他的哥哥伽希吉夜(室犍陀、韋陀)也是一樣的孩子(中間還有一個姊姊無憂妙,也是孩子)。

不管外面的世界裡,象神早就成家立業,室犍陀、無憂妙都各有家室,回到家裡,依舊是小孩的樣子。

象神有大神力,能千變萬化。爸爸媽媽喜歡,他就可以成為那個樣子。哪怕是回家時間不多,兩個家中男孩(出門變為大神)在世界各地有他們要完成的使命,以象神來說,切換象頭與人頭的外型,簡直比我打字切換注音與英語更快更簡單。

我很喜歡象神,也禮敬象神,每次聽到當年象頭人大遊行的音樂,類似「威風凜凜進行曲」這種交響曲,都會感動落淚。

同樣的,我向象神敬禮的時候,也恭敬他的父親大天、母親帕爾瓦蒂,哥哥姊姊室犍陀、無憂妙,他們一家為世界付出犧牲太多太多(不為人知)。

古代的婆羅多比現在的印度的範圍更大,發生的故事太多太多,我們人類科學可以判定的歷史,頂多不過蘇美,其實,滄海桑田,早就湮沒了。

許多現在看是神話、是傳說的故事,其實未必。地球是活的,太多天文地質活動,改變了過去人類的活動紀錄。

不感慨了,先做正事要緊,這場護摩之後,我還要回醫院去打針,下一場為師尊祈福的金母護摩要看我的健康狀況,盡快安排。

從這場護摩開始,我準備講一些密法修行與婆羅多的淵源,會講多久多少次,我不知道,盡力而為。

「象神」(紅財神)相關的事蹟,網路上很多,市面上也有眾多書籍,大家可以參考「真佛宗全球資訊網」(https://tbsn.org),這裡就不贅述了。

象神護摩相關的報名表格與贊助連結如下:

報名表在此: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xSHSBtu7Y9iuIN-B1h0jALBuXOENaIHe/edit?usp=sharing&ouid=106862866374343532199&rtpof=true&sd=true

主祈表在此: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7ZLFWCeAG0Ua9r233r6vlPpChxAphqtx/edit?usp=sharing&ouid=106862866374343532199&rtpof=true&sd=true

線上贊助在此:

https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7

其他捐贈管道文章在此:

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-%E5%A4%A7%E9%A1%98%E5%AD%B8%E6%9C%83%E7%9A%84%E5%90%84%E7%A8%AE%E6%8D%90%E6%AC%BE%E7%AE%A1%E9%81%93

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-%E5%A4%A7%E9%A1%98%E5%AD%B8%E6%9C%83%E7%9A%84%E5%90%84%E7%A8%AE%E6%8D%90%E6%AC%BE%E7%AE%A1%E9%81%93

填寫完畢之後,請回傳給大願學會報名,工作人員會為大家辦好相關手續。

大願學會的聯絡方法:

地址:台南市東區裕敬五街55號
電話:886-6-3311658
傳真:886-6-3319670
電郵:dayuanstaff@gmail.com

這次是單純的火供,不是法會,沒有灌頂,如果大家想增長象神以及他的親人眷屬護法等尊之間的緣分,可以多持念「象神」(紅財神)的心咒,或修持根本上師所傳之「紅財神」本尊法,一定有很大的事業加持與護法助益。

這次護摩剛好是星期三同修,我們在同修時間開始舉行火供。五月1日星期三晚上七點開始,開放讓大家來大願學會參拜禮佛,並且在「一樓蓮花童子殿」一起唸誦「象神」(紅財神)心咒。

當天下午到晚上七點以前沒有開放,因為我們需要完成前置作業,準備護摩供品,不便之處請大家見諒。

晚上請大家在進入大願學會時,記得戴好口罩,接受工作人員進行酒精噴雙手消毒,如果感冒發燒、身體不適,請在家休養,並祝早日康復。根據新聞報導,現在還有很多病毒在流行中(包括新冠病毒還在),請各位師姐師兄多留意自己與家人的健康。

天氣漸熱,蚊子日漸增多,在台南的師姐師兄請小心被蚊蟲叮咬,出門記得噴上防蚊液,從外地來參加護摩的同門,也請多留意。

這次護摩的收入善款將用作支付大願學會的房屋貸款,過去受限於我在適應治療的藥物,沒辦法如期舉行護摩,讓大願學會在償還房屋貸款的經費上有了很大的缺口。如果大家願意幫助大願學會支付房屋貸款,歡迎多多捐贈此次火供的報名費與登記主祈。

歡迎大家報名,隨喜贊助,感謝各位師兄師姐,阿彌陀佛!

疾病與修行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生病就像人生的黑暗,修行就是一份光明,二者合一就沒事了
*************

沒人不生病,近視、蛀牙等常見現象,在醫學定義中,也是疾病。

年輕不易生病,年老容易。

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老,至少已過半百,人生歷練也夠高低起伏,最感謝的,還是每年春秋兩季大法會的請假信中,必然提及感謝根本上師的指引,特別是病中修行,生病不忘修行,不放棄修行。

以至於,生病就是我,就是人生,就是修行。

換言之一樣,修行與生病、我、人生沒有差別。

瑜伽是一,這句話太重要。

修行不是為了自己,也不會為自己修行,這不是第一天可以做到,需要時間與環境的淬煉。

生病,就是很好的淬煉。

就像「靜海培養不出好的水手」這句格言。

人會生病,世界何嘗不會呢?

天災人禍,算不算世界的病,也許算,也許不算,不重要了。

重要的是,既然在這個世界,世界的生老病死(佛家稱成住壞空,古印度瑜伽稱輪迴),就跟修行的人產生了關聯,修行想要得到解脫,想要超越,從世界取得修行資源而進步提升,自然與世界有了因果連結。

古印度瑜伽認為,解脫是需要走世俗之路的,只有經歷過才能放下,只有嚐過才知道滋味。因為解脫之路跟世俗之路是同一條路,世俗之路走到底,就是解脫之路,解脫之路也從未與世俗之路分開,也不糾纏,兩者是一。

又回到了瑜伽經的第一句,大天解釋都不解釋的這一句,說完即止,默然寂靜。剩下的,讓現場聆聽的仙人自己想。

一樣,只有自己想過,才能想清楚,只有自己想清楚,才得到解脫。

本來這篇文章打算寫一下,網路上有很多即時串流視頻(live stream),有戰爭的,有颶風的,有流浪動物的,有地震的,各式各樣的街景,甚至,還有電腦模擬地球在太陽系裡,周圍有多少小行星亂飛(今年初才一個距離地球不到六萬公里,已經進入地月軌道範圍內)。

有人問我,怎麼誦經持咒修法迴向世界的天災人禍,以前寫過「我們有科技」這個主題,沒有神通,就看著網路視頻去持咒吧!

或者,三摩地也行,看著看著就記住了畫面,眼睛閉上,依然不忘,然後在心輪中,把畫面與心輪合一,把心輪光明鋪灑在畫面場景中。

高王經、大救難咒都是這樣。

結果,寫著寫著,又回到了「一」的狀態。

大救難咒與自己與世界災難合一,同理,師尊心咒、本尊心咒、本尊形象等,任何經典都可以。

其實,我們真佛密法已經在開篇就教導了。

以前有人問我,開篇?沒錯,就是一開始。

舉例來說,我們修法一開始,不是要觀想父系親人、母系親人、恩人師長、冤親債主與六道眾生團團圍繞同修嗎?

這是什麼?

如果在一整套修法過程中,就算是正行三摩地,他們與自己都一同圍繞修法,那不就是「一」嗎?

我們外法三階段哪一個不是「瑜伽法」?

那就是「一」的功夫。

默然寂靜之時…

就算從三月起,我一直不斷的復健治療、打針針灸服藥,也自然習慣了這樣做。

這種「一」的習慣,就如三根本的指導一樣,一直維持到最後一口氣,那就好了。

最後,要感謝幾位師姐師兄的佈施,讓我能夠在健保之餘,有足夠的資糧接受額外的醫藥治療,您們為善不欲人知,我知。

也謝謝治療的醫療團隊,您們的用心與替我著想,我知。

一直為您們祈禱中…

什麼都是「一」啊!

(一的後面,還有功夫要練。其實一與後面,也是一,就像輪迴與解脫一樣)

(如果疾病與修行是一,讀書呢?工作呢?家庭呢?)

2024年4月4日星期4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是供佛的花束
悼念昨天4月3日花蓮大地震的死傷生命…
這篇文章不是在凌晨4點44分44秒寫完或貼上…
****************

年初有人問我,今年是不是不吉祥啊?

為什麼?

今年的某一天有14個4。

就是今天,2024年4月4日星期4。

20是五個4,24是六個4,4月4日星期四是三個4,加起來是14個4。

原來如此。

其實,那是紀年法的問題,不用擔心;換一種紀年,幾乎全組數字都不一樣。何況,我們人類的壽命不長,頂多百年,看不到千年、萬年這種長時間的光陰流逝。

太多理由,讓一個不吉祥的想法改成無關,甚至轉為吉祥。

每天都是吉祥的,出現吉祥的事情;每天可能是不吉祥的,出現不吉祥的事情。

吉祥或不吉祥都是一樣的一日。

都要經過這一日。

從這樣的角度,吉祥跟不吉祥是一樣,吉祥等於不吉祥,吉祥跟不吉祥沒什麼不同。

同樣的日子,同樣要過日子。

吉祥與不吉祥是一,不是二。

數字吉祥的日子,也是一天;數字不吉祥的日子,依然是一天。

活著就要過這一天,管它吉不吉祥。

大概說明至此,問話的人突然有感:「難道就是這樣,所以病中可以修行嗎?」

生病也是一天,沒生病依舊是一天。

這一天總是要過的,不論生病或不生病。

從這樣看來,生病就是不生病,生病跟不生病沒什麼不一樣。

難道這就是病瑜伽嗎?

是吧,病瑜伽是從這裡開始,也從這裡一直持續下去,直到不生病,或者,老、死,都是這樣。

同理,夢瑜伽亦是。

睡夢就是清醒,清醒就是睡夢,睡夢跟清醒沒什麼不同。

清醒的時候能自主控制,睡夢也可以。

生病的時候能自主控制,不生病也可以。

吉祥的時候能自主控制,不吉祥也可以。

不管什麼類型的瑜伽,起點是這裡,終點也是這裡。

起點就是終點,起點跟終點沒有不同。

這是瑜伽,因為瑜伽是ㄧ。

先做到一,再放下一。(任何瑜伽都是如此)

回歸本心。

(瑜伽經第一句話非常至高,非常棒,遠古時代大天第一次傳授眾仙人瑜伽時,講了這句,就停下不講了)

(要點在此,貫徹始終,就能成就)

大願學會修繕公告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這是木工師傅修繕的示意圖
***************

這是蓮耶上師代表大願學會貼文公告。

事由:農曆新年過後,大願學會開始三個小型修繕。

說明一,修繕計劃。這次修繕工程規模小且瑣碎,農曆年前已經開始,從地板到天花板,不同廠商經過兩個多月的協調安排,盡量利用過年後,大家還沒有安排大型工程的零碎時間,不約而同就約定二月的後半個月。

說明二,暫停開放與停止同修日期。考量環境的雜亂導致大家安全疑慮,必須暫時休館,從今天2月15日開始,一直到2月29日止,暫停開放。這段期間內,全館休館,週三(2月21日與28日)、週四(2月15日、22日與29日)的五次同修暫停。

說明三,恢復開放與同修日期。這幾項修繕預計2月29日前結束,大願學會從3月1日星期五中午恢復開放,並且3月6日星期三恢復同修,以及安排時間舉行護摩(另行公告)。

說明四,不能即時接聽電話。這次修繕期間,我們人手有限,「不能保證一定有人可以即時接聽電話」,如果有任何事情需要聯絡,歡迎多利用傳真與電子郵件:

傳真:886-6-3319670
電郵ㄧ:dayuan129@gmail.com(與行政有關)
電郵二:dayuanstaff@gmail.com(與報名有關)

如果任何變動,再另外公告。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。

大願學會敬啟
2024.2.15

還有四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真佛傳承,繼續加油!
******************

每年秋末冬初來臨,就是各種狀況不佳的時候,這麼多年也習慣了。

十月底到現在,打針過敏,吃藥過敏,好像免疫系統分不清哪個是外來病毒細菌,哪個是自己的細胞和有幫助的藥物。

不過,生命自己會找到應對的方法,只要不放棄。

這麼久沒有上網,健康因素還有其他,不過沒上網也好,可以專心在三摩地中。

整個十一月幾乎動彈不得,就像以前文章寫道,只能活在當下,起床後才知道今天大概如何,但是還有突發的意外狀況。

所以,有人問我,十一月有護摩嗎?說沒有,是沒有辦法確定何時舉行;說有,是以今年報名過的各位名義,自己為根本上師祈福的護摩。五次護摩的規模很小,就我自己、蓮質法師,誠意十足。(健康影響做不了大型護摩)

剩下的時間,只要還能動,我就依照宗委會的呼籲,唸了數萬金母心咒、千遍高王經,還有無法計數的佛號,全部迴向給根本上師。

今天是十一月26日接近子夜,距離十一月30日還有4天,整整96小時,我也跟大家一起努力,盡一份「請佛住世」念力,最後四天,繼續加油。

病這麼久,只能寫這短短幾句話,因為我要節省精力,繼續持咒念佛,為根本上師祈禱。

依然三摩地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
古婆羅多最讓我佩服的三摩地,就是這張圖片,這個形象在瑞士日內瓦近郊歐洲核子研究組織(大強子對撞機所在地)的門口,就是這個Nataraja(舞王,那他羅奢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幾年我一直在養病,特別是最近六個月,非常密集的治療,有兩天一次的,有一週一次的,有兩週一次的,多出來的時間實在不多,而且,這個身體也需要休息,才能讓治療效果穩固。

不過,還是有人想辦法來求助拜訪。

有人為了唸書學位來拜訪,這個可以理解,畢竟前身鄧教授的資歷在那,經驗還有,眼力也有。

有人為了生病來拜訪,更可以理解,從2010年蜂窩性組織炎、敗血症開刀至今,我也一直在病苦中度過,十三年過去,若沒有什麼底氣,一般人早就放棄。他們想知道,我,是怎麼撐過來的?

有人是為了愛情婚姻而來,這也是可以理解,畢竟前身鄧教授的故事放在那裡,的確有不少心境的轉折可以分享,甚至,聽了一席話,說不定可以打消尋短念頭。

有人是為了修行而來,想知道夢瑜伽、病瑜伽怎麼修持,原則上就是請他們去問根本上師,我能說的就是自己的經驗,瑜伽是一,是合一,是發現本心,一種平靜恬淡的與世無爭。

偶爾,有人為了想知道古婆羅多的故事而來,希望明白古婆羅多密宗與現代佛教密宗有什麼關係。

受限自己的健康,不能人人都見,何況,一切以治療為主,治療之外,還有工作要處理,實在也撥不出太多時間。

最主要,大量的時間都在三摩地。

三摩地是最關鍵的,也是最重要的。

想當初,自己因為病痛不能去參加師尊法會,不能去拜見師尊,常常看著師尊照片或直播流淚。

晚上就夢到師尊來教導,三摩地啊,你忘了以前教你,須菩提迎接佛陀的故事嗎?

就是某天佛陀突然不見了,弟子以天眼看見,佛陀去天界為母說法。回來那天,弟子各顯神通,比賽誰先去迎接佛陀。這時須菩提因為生病不能出洞,一邊難過,一邊想起佛陀教導,他就進入了三摩地中。

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蓮華色,第一個飛到佛陀面前,很高興地問,弟子是第一個迎接您的吧?

佛陀笑了笑,妳行動是最快,但不是第一。

原來是須菩提領悟了空義,在三摩地中,這才是佛陀心中的第一個迎接他的。

當晚我就懂了,從此不再哭泣。

想念師父,三摩地。想參加法會,三摩地。想聆聽師父教導,三摩地。

從此一切就是三摩地。

三摩地也只是個整體的名稱,名稱不要緊,因為沒有分別什麼種類的三摩地,也沒去管是什麼奢摩他、毘婆奢那的差異。

就是個三摩地。

生病三摩地,疼痛三摩地,發燒三摩地,嘔吐三摩地,拉肚子三摩地,走路三摩地,工作三摩地,廁所三摩地,洗澡三摩地,打針三摩地,吃藥三摩地,睡覺三摩地,復健三摩地,不論何時何地,就是三摩地。

從2007年11月開始,師父就教導了「24小時禪定」的訓練。

一直到現在還在訓練自己:三摩地。

能參加,也是三摩地,不能參加,也是三摩地。

寫信請假,還是三摩地。

就連媽媽過世,還是一樣的三摩地。

三摩地中不是沒有感情感覺,而是平靜。

平靜的承受這一切,不讓情緒暴走,不被喜怒哀樂控制。

所以在醫生的建議下,這次秋季大法會寫信請假,因為治療終於見到樂觀的情況,醫生不希望中斷治療,也不希望長途飛行、時差增加治療的新變數。

而且,我在台灣就是繼續安排治療,不管打針吃藥復健在感覺上有多麽疼痛,還是三摩地。

最後,預祝師尊的秋季大法會兩天圓滿成功,廣度人天。參加大法會的各位師姐師兄,法喜充滿,精進相應。

弟子蓮耶依然三摩地中。

病痛也可以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也算是這九個月治療的說明了
圖片是大願學會供奉的訶黎帝母與滿願童子
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一開始,先寫結論:

這個世界上,沒有人不會生病(所有的人都會生病),人生的關鍵不在會不會生病,而是生病的時候,能不能堅持修行,再怎麼病痛,也注意警覺自己的念頭。

所以,關鍵不在病痛這件事,而是在病痛中,這個過程裡,自己在做什麼。

人沒有選擇不生病的自由,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生老病死,正常且必然。

但是,人有一個選擇,絕對擁有的選擇,就是「生老病死」的時候,「我」要做什麼,「我」在做什麼,「我」堅持一定要什麼。

當然「生」,幾乎可以不計,幾乎所有的人都是不知不覺的「被生了」出來,父母不是自己選擇的,就這樣莫名其妙的「被出生」。

加上前綴詞「被」出生,就是「被動」的意思,中文其實罕見被動語態,這裡只是「強調」。

老、病、死這三件事情,可說是絕大多數人都是清楚的,在自己可見的時空中,從年輕開始慢慢老去,從年輕開始蛀牙、近視、感冒,一直到中老年各種高血醣、高血脂等慢性病,甚至大腦等器官病變、癌症等。

即使「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」這句俗語存在許久,常識上,年紀越大本來就越接近死亡,政府的壽命統計,不是統計活人,而是人去世的年紀。

記得以前看過哲學家思考「什麼是人生」,其中一個答案就是「人生就是趨向死亡的過程」。

事實如此。

人生就是生老病死,然而,在這個人生,在這個生老病死的過程中,自己必須要做什麼事情呢?

回到一開始的結論,生老病死是人無可避免的事情,偶爾短暫幾日的生病,一日一修,應該沒問題。

如果持續個十年以上,各種大小病苦纏身,還能一日一修嗎?

甚至,這個「一日一修」不只是「一日修一次法」,而是,每一日都在修行,每天24小時都是修行,無論醒或睡,不管工作或做夢,對於自己的念頭與行為,充滿著「自動警覺性」,無需任何提醒,從每天看緊自己的心念行為,直到自然就不會放逸,即使「從心所欲」,也「不踰矩」。

生病的時候,除了打針吃藥,還能做什麼?

能做的太多了。

生病的時候,絕對能喊痛,絕對能喊苦,絕對能唉聲嘆氣,甚至,怨天尤人。

「為什麼是我?為什麼不是別人?我為什麼要受這麼多苦?那個誰誰誰為什麼可以不用受病痛之苦?」

上述這幾句話,我常聽到。

不意外,這就是正常的,我對這樣的心情總是充滿悲憫。

所以,我想讓有緣人知道的是,我在做的,就是再怎麼病苦,依舊堅持修行,從來沒放棄修行。

過去八個月,發生很多事情,使得我的病苦突然變化,有段期間彷彿回到甲狀腺癌開刀後一年那種,又彷彿像是十年前蜂窩性組織炎、敗血症後遺症發作。

然後又彷彿從未發生,無影無蹤。

接著又來了,又消失了。

就這樣反反覆覆。

就連主治醫生都無法判斷,綜合專科醫生的會診意見,最後他們的意見是「你的免疫系統很特別,任何外來物質藥物都會引起免疫系統的劇烈反應。」

什麼情況?就是內分泌治療的任何藥物,都會讓我出現「癌症病人打標靶藥物的副作用」。問題是,我不是打標靶藥物,我在做內分泌疾患的治療(主治醫生證明用語),而且,任何來訪客人身上帶著什麼病毒,或者我外出參加法會等活動,一定在幾個小時內出現症狀。

「你的免疫系統太敏感、太敏銳了」,一位會診的醫生這樣說。

這樣活躍的免疫系統是福是禍,醫生說不出,他們都同意像我這樣的病人一定很痛苦。

「外表看不出來你很痛苦」,主治醫生這樣說,「大概你是修行人吧!」

我不愛面子,我也不會讓人覺得我很勇敢,打針會痛,就是會痛,針灸放血會痛,不會說不痛,誠實面對。

而且在這種痛的時候,我會去觀察痛的來源是什麼,痛的根源在哪裡,去解析痛的本質與結構。

現在兩個星期內要回醫院打針,護理師在打針推藥物時候,都會說這個藥很難推,很痛,不好意思,請一定要忍耐。

在這種過程中,彷彿一切都慢了下來,我在三摩地中,解析針頭扎入的感覺,聽到扎進去「茲」的一聲,觀察藥物一點一點的進入體內,看著針筒的藥物在推送中減少,看到藥物進入身體,從少變多。

一支要打三分鐘的針,就像是三十分鐘。

在三摩地中,也可以什麼都沒有,三分鐘就在剎那之間,打完了,一秒都不用。

打針如此,抽血亦同。

時空有沒有改變流速,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保持清明的覺性,如此而已。

打完針之後,發燒腹瀉,各種打針附近的紅腫熱痛,就連胃酸胃痛,身體莫名疼痛,都有。

一樣是三摩地。

可以觀察這些病痛,可以觀察世界,可以觀察自己。

也可以觀察所有眾生。

世界會成住壞空,人類有生老病死。

無常,就是自然的規律,所以,無常就是有常、恆常。

既然是自然規律,在其中的自己,能做什麼?

就是修行而已,一天24小時,1440分鐘,86400秒,觀察自己的呼吸,觀察自己的念頭,觀察自己的行為。

不只是只修一次法、兩次法,而是一日法。

一日一修,即是一日皆修。

慢慢來不急,滴水穿石,早晚可以如此。

我每次寫信向根本上師報告病況,都會感謝他讓我有這麼好的機會,在病痛中,可以打磨心性,磨練三摩地。

生病的痛苦,只是砥礪自己、堅持修行的工具而已。

最後,向所有關心我、幫助我的師姐師兄說「謝謝您們」,經過第零期三個月的摸索(試藥換藥)、第一期六個月的定期治療,主治醫生看完報告後說:「檢驗結果顯示,都在朝向好轉的方向,從一開始沒什麼樂觀的數字,到現在看得到有機會了。」

他希望我繼續第二期六個月的治療,也整理相關資料,希望找出對其他病患有幫助的資訊。

當然我也續簽同意研究我的聲明。

「希望更多的病人可以從中得益。」我跟主治醫生說,不同信仰的他向我合掌。

當年師尊在鄧盈嘉博士的中陰階段叮囑,時刻不忘利益眾生。

病痛也可以。

咕嚕咕咧佛母護摩延後到8/2晚上同修時間舉行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就像我在臉書上的感慨,一紙通知,讓我們在不到24小時內,回到了去年地板整修的情況…
我是指,把壇城金身都包裝起來,把唐卡都從牆上取下這件事情
所以,照片是去年的,這次忙到沒時間去拍照,就借用去年包住壇城的照片
*****************

有一種感慨,就是一夜回到去年時…

藉著去年整修地板,把所有壇城金身都包裝起來的照片,表示現在大願壇城的情況,就跟去年一樣,全都包起來了。

這種情況下,無法開放讓大家上香禮佛,也沒辦法舉行同修,原訂七月29日的咕嚕咕咧佛母護摩只能延期到8/2了。

這就是這幾天沒辦法開放的原因。

~~~~~

好了,本文一開始,先貼一個連結,有關登革熱疫情以及防治,請參考台南市政府的資訊,這裡就不贅述。網址是:https://health.tainan.gov.tw/dengue/warehouse/%7BDB48C296-164A-4F20-A192-38C9E65B0C55%7D/登革熱懶人包定稿.pdf

登革熱(天狗熱、屈公病)是法定傳染病,請大家一起注意自己屋內屋外的容器積水,因為家裡與戶外只要有積水,都可能產生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,務必要多加留意。

~~~~~

這篇文章要回到7/25星期二那天在臉書上的貼文開始:

「由於台南市登革熱疫情,今天(7/25)下午接到通知,明天(7/26)下午兩點到四點之間,防疫人員要進入大願學會內部,逐層噴灑殺蟲劑。

等到我們可以回去裡面,已經接近傍晚,加上必須開窗通風1至2小時,室內地板仍存有藥劑,明天(7/26)白天停止開放,晚上同修暫停,請各位師姐師兄不用前來禮佛與參加同修,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。

至於星期四(7/27)晚上同修,是否受到影響,將在明天(7/26)另外公告。

此外,政府噴灑殺蟲劑以及颱風是否影響開發放時間與同修,還有週六護摩,將依據實際情況決定。」

那天下午工作人員接到一張通知,隔天下午兩點到四點,政府要派人進來噴灑消毒劑,希望我們配合,把所有物品家具包覆好,食物收藏好等等。蓮質法師打電話給里長,確認此事為真(台灣詐騙太多,務必確認),我們算了一下,「不到24小時,五層樓」,我趕緊去五金行買很多很多的包裝材料,法師跟工作人員先從三樓辦公室開始包裹起來。

就這樣一直忙到星期三中午一點多,剛吃午餐,政府人員就來了,先從樓頂一路檢查下來,然後在門口帶著支援消毒的國軍弟兄與衛生局人員,從頂樓開始消毒,我就先回到門口等待著。

等他們從頂樓開始,逐樓層消毒到門口,我們把門鎖好,分別出去吃飯,讓屋內在密閉情況下消毒至少一個小時,然後,我們再回來開門開窗,通風至少三十分鐘。工作人員先拆他的電腦與工作所需電器,也擦拭這些設備設施,其他壇城金身暫時不拆包裝。

因為颱風要來了,颱風後會有一些積水,這是容易產生病媒蚊孳生源的時候,萬一又要噴灑,我們沒辦法再兩三天內再一次把五層樓都包裝起來。

~~~~~

然後,7/26星期三傍晚,臉書上又貼一文:

「台南市政府宣布,明天(7/27)受到颱風影響,全市停班停課一天,大願學會明天(7/27)白天停止開放,晚上同修暫停一次。

另外,依照防治傳染病相關法律,登革熱確診病例周圍50公尺以內,都要接受相關防疫人員進入屋內,全面強制消毒。

今天(7/26)下午由衛生局派員前來逐層噴灑殺蟲劑,他們提到,若沒有新病例出現,就只噴灑這次,假如附近還有新病例,將進行第二次、甚至第三次的消毒。

所以一紙通知,我們連夜趕工,在24小時內,盡力將各樓層的壇城佛像唐卡都進行保護覆蓋,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去年整修一樓地板,以養生膠帶等保護材料全部包裹起來。同時,辦公室與房間也一樣。

根據他們的建議,大願學會先暫時觀察附近消毒結果,已經保護覆蓋的壇城佛像以及唐卡,暫時不會拆除,所以原訂7/29下午的咕嚕咕咧佛母護摩,將延後到8/2星期三晚上的同修時間,各種報名手續一樣順延到8/2星期三中午12點。

在壇城佛像唐卡都包裹保護的情況,大願學會7/28星期五到7/30星期日這三天,也停止開放,我們需要時間整理清潔殘留的消毒藥劑,以及拆封保護覆蓋的壇城佛像唐卡。」

就像上述公告所說,大願學會剛好被覆蓋在登革熱病例為圓心的半徑50公尺內(就這麼巧),必須接受消毒人員進入,所有樓層都要消毒。而且,還要根據實際情況,有沒有後續新增病例,決定要不要再進來第二次、第三次等,因為衛生局人員也無法保證,就這麼第一次就夠了,畢竟以前賴清德市長時代,最嚴重的2015年(民國104年),他們曾經多次進入同一戶屋內消毒。所以,大家都不希望疫情更嚴重,但也不能斷言只有這一次消毒。

這是不得已的情況,只能預想「可能」還有一次的話,我們怎麼辦。

去年整修地板時,我們只包裝了一樓,現在為了噴灑藥劑,這次是包裝了五層樓…

~~~~~

最後,星期五清晨受到颱風影響,台南市政府再次宣佈放假一天,我也在臉書公告。

~~~~~

好了,歸納一下結論,就是:

受到政府派人進入大願學會屋內噴灑殺蟲劑影響,我們已經把所有壇城佛像都包裝保護,就像本文一開始貼上的去年照片,這幾天都不能開放,壇城都包圍起來了,也只能先休館幾天,7/29的護摩只能延後到拆包裝後的8/2。

所以,這幾天的行程如下:

7/26星期三 政府噴灑殺蟲劑,休館一天

7/27星期四 颱風天政府宣佈放假,加上壇城金身還在包裝內,休館一天

7/28星期五 颱風天政府宣佈放假,加上壇城金身還在包裝內,休館一天

7/29星期六 壇城金身還在包裝內,休館一天

7/30星期日 壇城金身還在包裝內,休館一天

7/31星期一 原本的休館日,休館一天

8/1星期二 原本的內部整理日,拆壇城金身包裝,清潔打掃環境藥劑,休館一日

8/2星期三 中午12點報名截止,下午準備供品,晚上七點開放進場參與同修護摩

我就不變動原本公告,所有的報名表、主祈表都不更改日期時間,請大家直接下載填寫就好。

原護摩通告連結在此:
https://silentkeeper.org/?p=1335

我們人手不足,在不到24小時內要包裝覆蓋全棟五層樓,實在累壞了,許多包裝材料暫時不拆,也只是避免再來一次這種事情,如果造成大家禮佛上不方便,也請大家多多包涵。

謝謝大家耐心看完這篇說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