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作者:

釋 蓮耶

三十六度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這是護摩前的澄心靜慮,被工作人員拍下來
****************

星期五下午四點從會計師那裡回來,天氣很好,陽光燦爛,室外溫度36度。

今天是6月9日,我代表大願學會跟各位師姐師兄,一起向大力金剛獻上廣大供養,祈求根本上師一切平安吉祥。

去年6月9日,是我此生母親的忌日,選擇這天進行這場請佛住世的護摩,也是希望她跟我們一起為師尊祈禱。

中午才從醫院打針治療回來。在醫院的時候,我聽醫生說才知道自己誤會了,以為完成第一次六個月的療程,其實還沒,因為過去都在試藥換藥,找出最適合的組合,確定採行這種療法,一次六個月的療程才算開始。治療開始,要做檢驗,三個月的時候,也要抽血,六個月後,繼續檢驗,就是為了知道這六個月的效果如何。

現在才走了一半,三個月而已。

回到護摩,今天下午頂著36度的太陽舉行護摩,護摩火很漂亮,供品下爐火祭非常順利,更是少見的乾淨,可以確定明天或後天整理時,護摩灰不多,全部焚燒完畢。

如果以護摩過程跟結果來占卜,這次肯定是非常吉祥的。

蓮質法師特別準備非常多種類、來自印度的香料,而且,護摩開始前,她大概拿出了差不多七八十種印度香料,說真的,味道真好,彷彿回到了北印度、喜馬拉雅山區那邊一樣。

馬薩拉,馬薩拉…

除了香料,還有很多很多,那麼多的供品可以在下午四點開始,六點準時結束,而且幾乎沒有灰燼,護摩爐更是乾乾淨淨,也是很棒的一次體驗。

準備階段,先多持師尊心咒

為什麼星期五下午的護摩,現在才貼文公開?

因為我星期五晚上開始發燒了。

最近太常去醫院,醫院到處都是咳嗽的病人,我盡力防護,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感染病毒。

不過,兩週前去打針,回來後也是這樣,晚上開始發燒。

打針的地方紅腫熱痛,從手臂痛到頭腦,再痛到另一隻手,然後就開始發燒了。

這一發燒就全身痠痛,最後,只能吃普拿疼止痛加強錠。

醫生說過,打這個針,可能有個兩三天的不舒服,不過,治療已經一半,過去是其他副作用反應,這兩次才疼痛發燒,只能兩週後回去再跟醫生討論了。

我這個人是這樣,身體是自己的,健康是自己的,我一定要弄清楚打進去或吃進去的針藥是什麼,甚至我會查閱一些醫學文獻。

有印度人跟我說,我是個不一樣的瑜伽士。

其實,我是個有現代科學知識的瑜伽士。

不管是社會科學,還是自然科學、人文科學,都有涉獵。

加上學術訓練,更懂得怎麼找資料,以及研究比對這些資料。

目前治療過我的三位西醫,從大腦到內分泌,都很樂於跟我討論,他們發現我是很積極治療的病人。

甚至,還簽署一份文件,同意他們取用這些醫學資料進行學術研究。

他們知道,我身上有很不一樣的情況,在學術研究上,不是只有普遍現象值得研究,向我這種與大眾都不一樣的異常現象,也是值得研究的對象。

假如他們透過我的研究,能夠得到一些幫助病人的答案,寫成論文,發表在期刊,讓更多病人受惠,這也是美事一件。

他們還怕我不願意,其實不會,幫助別人就是好事。

六月9日下午為師尊舉行大力金剛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歡迎共襄盛舉
******************

「聖尊蓮生活佛,健康安泰,請佛住世」。

這是純粹為了根本上師,向大力金剛獻上廣大供養,祈禱師尊一切吉祥而舉行。

響應世界真佛宗宗務委員會的號召:

全球真佛弟子對 師佛非常深刻的愛與祝禱,化為「法供養」!

祈請「大力金剛」以所向披靡的神威護佑聖尊:

「傳承護法佑真佛,降伏四魔現威神,

身強體健精氣旺,神采飛揚常自在,

法輪永轉長住世,傳承法流永不竭。」

由於我的健康緣故,遲遲無法確定日期,最近完成了醫院擬定的第一次六個月治療療程,立馬迫不及待地,開始安排這場護摩。

這次沒有個人的祈願,只有我們真佛弟子的共同祈願,「一切為了師尊」。

就這麼簡單。

歡迎大家隨喜贊助供品,我已經把線上刷卡打開,歡迎點選以下連結,依照您想贊助多少金額的供品來選擇。由於系統程式的關係,最小金額只能開設台幣100元,而且必須是整數,其他捐款管道就沒此限制,可以從以下各連結選擇您想要的資訊:

線上刷卡在此:https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7

這次的報名表格式分apple、word: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HgJbkWepZ_Mxbklv7E8vekB5iORpyw-p/view?usp=sharing

windows版word報名表在此: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R9AvriGpQyKMYldd57kKqSjbthmQFkSR/edit?usp=sharing&ouid=106862866374343532199&rtpof=true&sd=true

其他贊助管道在此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-%E5%A4%A7%E9%A1%98%E5%AD%B8%E6%9C%83%E7%9A%84%E5%90%84%E7%A8%AE%E6%8D%90%E6%AC%BE%E7%AE%A1%E9%81%93

這次不是法會,也沒有開放入場,是我代表大願學會以及各位師兄姐,向大力金剛祈禱,所以贊助供品的最後時間是六月9日中午12點,我會把報名表下爐,向大力金剛報告,這是我們所有報名表上列名的弟子,共同的心聲,祈請祂滿足我們的心願。

當天下午只要我們將供品準備好了,隨時可以開始。

歡迎大家踴躍贊助供品,謝謝大家。

幼兒學步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,許多宇宙照片看起來就像是人腦的神經網絡,奇妙啊
猶如回家一樣,又要去醫院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人類的感官感覺,一般人知道有五種,眼睛的視覺、耳朵的聽覺、鼻子的嗅覺、舌頭的味覺、皮膚的觸覺。

有人認為要加上超自然感覺,俗稱第六感,共有六種。

其實,在科學家的研究中,人類的感覺應該是三十二種,有興趣的人可自行搜尋研究。

有外感覺,也有內感覺,諸如心臟、肺臟、胃臟、血液、膀胱、直腸等體內。

舉例來說:

心臟有感覺?心律不整就知道了。

肺臟有感覺?呼吸的擴張收縮,沒有感覺嗎?

胃臟有感覺?肚子餓或吃太飽,還有消化的咕嚕聲。

膀胱有感覺?尿急。

直腸有感覺?生理的另一種急,例如拉肚子。

血液有感覺?血液血漿的滲透壓,白話講就是體內水分含量,口渴了。

其實內感覺不止這些,大腦也有感覺,最近再一次感覺到大腦的存在,就是暈眩。

那是一種連睡著都暈,天旋地轉,前後左右都不對了,完全沒有方向感,影響所及,冷汗、心跳加速、噁心、嘔吐等。

那麼,大腦怎麼會這樣?我問過治療的醫生,他也說不上來。

目前人類對大腦的了解,說不定比對星空的了解還少。

就像幻覺,有人眼睛會看到奇怪的物體,有人眼睛會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,不論真假也不論真心還是欺騙,大腦,又是大腦。

科學家一直在研究,為什麼有幻視、幻聽這種事,還有人可以產生不同人格,甚至妄想蟲蟲症、思覺失調症等,原因究竟是什麼?

還有,新冠病毒疫情三年,很多人感染後,失去味覺、嗅覺,還有人康復後,味覺嗅覺依舊沒恢復,更有人嘴巴呼吸只有怪味意味,這又是為什麼?

目前,還在研究中。

反正,我問過專業醫生,他們說法大概都跟大腦脫離不了關係。

這幾年出了幾本書,像「我發瘋的那段日子」、「核心崩解」等,當事人把自己大腦當機自毀的經驗寫出來,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閱讀。

人的大腦出了問題,就非常麻煩。幸好,當年開始修行時,師尊教我關於心輪的修行;而後,甲狀腺癌切除,開始影響大腦前,又學會頂輪的修行。

以上種種,加上自己的病史(甲狀腺影響腦下垂體,再影響大腦),更覺得頂輪的修行,非常重要。

頂輪之前,心輪要修好;心輪之前,中脈要修好;中脈之前,Kundalini要修好;Kundalini之前,寶瓶氣要修好;寶瓶氣之前,呼吸要修好。

呼吸的修法就很多了,最基礎,還是觀呼吸。

觀這個字也有感覺的意思,感覺呼吸。有幾種訓練方式,包括「感覺自己在呼吸」,「感覺一呼一吸與之間」,「感覺呼吸與全身產生聯繫(聯覺)」,「感覺呼吸的氣充滿全身」,「感覺白氣吸進來、黑氣呼出去」,「感覺黑氣吸進來、白氣呼出去」(最後這項不建議,需有必要條件)。

觀呼吸還沒修好,寶瓶氣以後的都先不要。

其中道理,根本上師講解與著述太多,此不贅言。

比較晚期出現的現代佛教密宗是這樣的規矩,與古代婆羅多密宗差不多。

現代的印度八支瑜珈,不論哪宗哪派,也是類似的情況。

按階梯、次第,一步步來,不急。

如同幼兒學走路,這一步穩固之後,才走下一步。

不追求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又是連續兩天去醫院,這就是人生
圖片來自網路,天文望遠鏡才看到的美麗的星空
*****************

曾有人問我,訓練呼吸這麼重要嗎?

像我病了這麼久,如果沒有訓練呼吸,可能早就死了。可能病死,也可能憂鬱致死。

不只是修呼吸帶來的喜悅,不祇有與三根本合一的喜悅。

瑜伽是一。

那是自然的。

好好呼吸,能讓人身心健康。

訓練呼吸,可以站立,可以坐椅,可以臥躺,可以行路。

在任何時刻,我們都在呼吸著,所以,理論上,我們也可以在任何時刻訓練呼吸。

理論是這樣,實際還需要一點努力,而且時間上有落差。

努力,開始的時候需要刻意去做。

落差,開始的時候做不到任何時刻的訓練。

初期需要端坐在蒲團上,姿勢上有所要求。

訓練的時間久了,自然可以不刻意,專業名詞是「無造作」。

同樣,氣、脈、kundalini通暢,中脈已通,梵穴已開,熟知並深入各種心印與身印,恆在三摩地中,這樣的修者做得到任何時刻的修煉。

如果是這樣的修者,肯定不會追求世俗。

歷史上孔子對顏回的看法,應是華人比較熟悉的評論,正好解釋不會追求世俗的狀態:「一簞食、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」

而且,這樣的修者肯定守誓(Samaya)。

這部分複雜了些,就不解釋。

不過,「一簞食、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」這句話是講「窮」,「達」呢?

「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」是說明讀書人的志向,修者類似但不一樣。

這裡的「窮」不只是「窮困」,「達」更不是富有。這裡的「窮」指不得志,遇上人生的逆境;而 「達」,則是得意,或處於順境。

以現代的話來說,路走不通就先顧好自已,路走得通也可以幫助他人。

放在修行上,談不上先顧好自己再來幫助他人,畢竟菩薩道是「從此沒有自己,只有眾生」,這是根本上師每次傳授在家菩薩戒都會說的話。

一句簡單的話語,就涵蓋了「菩薩在做什麼」。

路通不通,根本不重要。

修者的生活,就是不去謀求自己,與世俗人士剛好相反。

世俗人士就是為了自己,為了親人,甚至為了後代子孫。

賺錢也好,權勢也罷,還不就是為了家庭與家族的繁榮昌盛嗎?

想盡辦法聚攏財貨,竭盡能力掌握大權,多少人夢想「醉臥美人膝,醒掌天下權」,還是兩個字。

「名利而已」,這是古代大德看著江中過盡千帆,所得到的註解。

修者明白了「此非所欲」,這就是世俗,自己不追求,別人去追求,也不會奇怪。

自修自得而已。

換另一句,自作自受而已。

這兩句不是一樣的嗎?

為了錢,為了地位、權勢,強求不是自己的,殫精竭慮幾十年,肉身終歸消亡。

不追求才不會痛苦,痛苦來自煩惱,古代婆羅多瑜伽修者也好,現代佛教顯密修者也罷,都是學習如何擺脫煩惱習氣的牽絆,讓自己從此得真正的自在。

觀察了許多世俗現象,就是這樣,不意外,但也不追求。

還記得師尊當年指導我,「當你沒有想從別人口袋中得到什麼,問事就會準」,同樣的,「當你沒有想從世俗得到什麼,修行才有進步」。

師說,緣來不拒,緣去不留。

這就是一個道理,不追求而已。

我,全職修行,沒有後代子孫,更好,無需追求,也無需求可追求。

成佛或佛果,不追求。

看熱鬧還是門道,呵呵…

不思蜀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,廣袤無邊的星空,人類只能透過科技去「見」…
眩暈還在,恢復不少,還沒辦法瀏覽電腦
*******************

最近一兩個月,打了很多針,有血管,有皮下肌肉。(還抽好幾管靜脈血)

面對病痛,我不是硬扛過去,也沒有就此低頭敗退。病痛來了,我是這樣過;病痛去了,我還是這樣過。

病瑜珈,根據上一篇「第一步」的內容,就是我與病合一。

類似的還有「夢瑜珈」,我與夢合一,醒也是夢,夢也是醒,沒分別。

口訣就是這麼簡單直接。

我不是石頭,會痛的時候就是痛,會暈眩就是會,治療的時候,也不需要逞強,在大家面前表現自己很勇敢,模仿三國演義中關羽刮骨療毒那樣。

不需要,不必裝,有什麼就什麼,是什麼就什麼。

痛就是痛,暈就是暈。

正常,自然,不會被病痛給牽著走,不會被病痛給左右,也不會被動搖。

以前很多人因病來問事,我以自己做例子,我已經病了那麼久,從來沒有放棄過。也就是說,每天修法修禪定,從來沒少過。只有像是呼吸心跳那樣,沒有少點痛就多修,多點痛就少修。

有人問我,你會「唉唉叫」嗎?

會啊,自然而然就好。

我不會因為旁人說你是男生應該勇敢一些,然後我就強裝勇敢。

不會的,因為該怎麼樣就怎麼樣。

假若會痛或很痛,必然有所表達,不痛也不會假裝。

真實也是修行。

合一之道,在於真實。

虛榮是多餘的。

人間太多虛榮了。

自己修法合一時,有沒有「意在容顏」?把兩張臉變成一張臉,而且每個細節都是活生生的。

然後,有沒有「脈與脈合」?兩道中脈在重合的時候,是有特殊覺受的,而且可以領受極大的加持。

自己有嗎?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。

除了觀想,還有口訣,甚至還有身印體位。

這樣的修行會佔用很多時間精神,所以世俗的追求必須捨棄,因為沒那麼多時間去追逐世俗。

然後,這樣的修行會帶來許多快樂,還會發現,專一的修行本身就是極大的喜樂。

開始,修行之樂大過禪定之樂;慢慢的,修行之樂幾乎是禪定之樂;接著,沒有分別,甚至沒有禪定,沒有修行。

從一日一修,變成一日24時都沒有離開修行的一日一修。

專一有悅樂,遠離世俗(離戲)一樣有喜悅。

等見到了大道,那更是平靜無波的大樂。

套句古人說的:「此間樂,不思蜀。」

人間天堂的天府之國都不及於此啊!

第一步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最近治療的副作用很多,嚴重眩暈,睡覺都暈,導致遲遲無法看電腦貼文,請大家見諒。
********************

還記得多年以前,在古代婆羅多密宗裡,有人跟許多苦行僧講述瑜珈之道,眾人紛紛提出自己見解,這個人微笑聽完,只有比了「一」手勢,然後就讓眾苦行者自參自學。

他的跟隨者一直到現代,傳承從未斷過,只是以深山老林為據點,少為外知。

他還建立了鐵律,務必保留原初教導,直到很久以後的「Mitraya」降世,那時候才能出世襄助。

這就是「瑜珈是一」的開端。

他們修煉前後,一定頂禮大天。

不管後世對於瑜珈的見解有千百萬種,這一句就是總持一切的核心。

到了現代印度或佛教密宗,「瑜珈是一」這句話仍然至關重要。

這個「一」可以是結合,可以是合而為一,可以是個體身心靈的結合,可以是梵我合一,可以是自心與虛空本源的合一。

從還有我、還有虛空開始,藉著很多方法,包括入我、我入、數息、金剛誦,包括各種觀想冥想,所有的道途都會通往虛空本源,最後合而為一。

合而為一的時候,我是誰?誰是我?未曾合一我是誰?合一之後誰是我?

這是當年師尊傳法時要我想的問題。

而且,這個一,仍然要捨棄。

就像捨棄世俗一樣。

當然,一開始的時候,透過呼吸的訓練,穩定氣息的波動,或者,穩定心念的波動,修者將發現,氣息穩定會帶來心念穩定,心念穩定會帶來氣息穩定。

追求一個目的即可。

這個目的達到之後,自然會注意到,自己的心念與氣息是一,這兩個是一樣的。

所以,從古代婆羅多到後來的釋迦牟尼佛都會教導呼吸法,只要能控制呼吸,觀察自己呼吸的情況,可以安定心念。

如果想控制呼吸,專注、專一、專心,都是必要的。

先做到心靈集中,以這個集中的對象幫助自己擺脫大腦的種種思想,這種擺脫就是不再受控制,任何的情緒感覺還是在,不再控制自己。

這還是第一步而已。

這一步,現代環境下越來越難達成。

微笑就夠了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,忠誠的哈奴曼,毗濕奴(化身羅摩)的永遠護法。(參見羅摩衍那)
其實很多人誤會,毗濕奴的十大化身之一「佛陀」是指釋迦牟尼佛,其實不是,是他有一個化身會成「覺者」,而不是佛教的釋迦牟尼。這個故事有緣再說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

昨天上午從醫院回來,出來前,打了一針在手臂上。

護理師直接說,不打慣用手,原來打完會腫,而且可能酸痛兩三天。

這一針非常痛,針扎入還好,痛在藥劑打入肌肉那段。

護理師小聲問我,很痛喔?不好意思,師父請忍耐。

我笑了。

後來她問我,那麼痛我怎麼笑了?

其實很簡單,我一直在禪定中,一直在感覺,一種抽離的感覺著這種打針的感覺。

就像冷靜的旁觀者。

還記得2010年、2013年、2016年三次手術,都是全身麻醉,三次在手術室都看到了根本上師的臉,出現在手術室天花板。

祂對我招招手,上來吧。

然後,麻醉師說,師父我們要讓你睡一覺喔。

我笑了,謝謝,我跟我師父去去就回。

三次大概都是這種對話,大同小異。

這三次讓我學會了旁觀。

旁觀著這個物質身在麻醉,在開刀。

不論醫生做了什麼,我就像在天花板看著。

所以每次手術結束,推到恢復室,我就醒了。

因為沒事,師尊就會拍拍我說,回去吧。

星期五上午那一針,真的很痛,我很少體驗過比這更痛的藥劑了,大概還比不上老虎黴素在靜脈注射,然後造成靜脈炎的痛。

比新冠疫苗BNT痛得多。

有一種方法,就是把所有喜歡的感覺,當作供養三根本的供品。

比如說,走在百貨公司,看到許多漂亮的物質,可以把「看到的」還有「喜歡的」,甚至「滿足的」感覺都供養給三根本,希望根本上師、根本本尊、根本護法喜歡並且接受。(這只是個舉例,畢竟百貨公司不是自己的,不建議如此)

所以,我們密宗行者就是在吃喜歡的食物,供養食物,也供養喜歡的感覺。

穿衣服也是,穿了新衣的喜歡感覺,一樣可以供養。

只要把心靜下來,非常專注地去思惟著,去想念著自己的師父,自己的本尊,還有自己的護法,希望自己供養的東西,他們能跟自己一樣喜歡。

而且,自然的發自內心歡喜微笑,上師、本尊、護法,還有自己,共同一樣的歡喜微笑。

四者是一,不是四。

然後這個一也消泯,進入濛濛渺渺中。

這是供養嗎?還是禪定?

都一樣,已經沒有分別這是什麼。

打針的痛覺,也是一種感覺。

感覺沒有喜歡討厭,就是純粹的感覺。

然後,一體供養。

在打針那時,無法那麼詳盡說給護理師聽,因為她還有很多病人等著打針,最近醫院很忙。

當她問我「很痛吧」的時候,我也只是簡單一笑。

微笑就夠了。

浪漫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,據說出自NASA。浪漫的星空,彷彿人臉…
****************

我們真佛密法在外法階段,有一之一的金剛心菩薩法、一之二的上師相應法、一之三的本尊法。

在以前舊版的法本中,一之一金剛心菩薩法的正行「入三摩地」,就是一個「入我觀」。

在一之二的上師相應法中,正行「入三摩地」有「入我觀」、「我入觀」、「九節佛風」、「數息觀」。

一之三的本尊法,也是這樣。

不知道有沒有看出什麼門道呢?

現在新版的法本把所有的放在一起,可能是因應很多人想從一開始就從這四種觀想中,嘗試修著自己喜歡的、有緣的,也就是偏好的觀想法。

就像以前舊版的法本,外法三個階段的正行有這樣的差異,而且第一個要修的,就是「入我觀」,這裡面一定有往昔師尊的用意,宗委會才會如此制定。

爾後,因緣變化,新版法本才不做如此安排。

那麼我們一般行者就順其自然吧!修舊版比較適應,自修就修舊版,喜歡像新版那樣,從一之一就可以多方選擇,那也可試試看。

不過,我當年被師尊救回來後,就是按照更舊的版本去修,那個版本是我剛皈依1994年,由前市議員蔡旺詮師兄帶我,到台灣雷藏寺請回來的。

我就照手上有的版本去修。

只是在這個過程中,加上了師尊的教導。

那段歲月印象深刻,因為外法變化無窮,不是一本法本所能涵蓋。

就好像上師相應法不只是上師相應法,從出家前到現在,即使是去年六月媽媽過世,超度所修之法,都是上師相應法。

而且都有奇效。

我修的外法或持誦的經咒,至少八成都是閉眼不動,外人看來就像是枯坐,然後在心輪(一開始是意念中、腦海中)去觀修每一尊需要修持的佛菩薩,包括金剛心菩薩、根本上師、阿彌陀佛、蓮花童子,甚至咕嚕咕咧佛母、喜金剛、忿怒蓮師等,只要是有具體形象,大多數都是如此。

收起五官對外的感知,集中心力在自己的心輪(一開始是意念,再來是腦海,最後是心輪)。

心輪能修,對以後開心輪有益處。

能開心輪,也能開其他各輪。

九節佛風也修,進入身內的氣息,越細越好,越慢越好,越悠越好,越長越好(悠,即是柔)。

特別是從生法宮向下、向上,一直到頂,不衝,再向下。這一段,又與開中脈、開頂有關。

反正,我們真佛密法的外法階段,沒有多餘的閒功夫,做好,對未來內法以上的密法修持,都是基本功夫,都是地基。

可能很枯燥乏味,但是沒辦法。

如果在這個有形有相的階段,都沒辦法專一,甚至遠離一切無關修行解脫的戲論,以後困難重重。

回到運用心輪禪修,我覺得只要是出世間法,就像金剛心菩薩、上師相應法、本尊法,應該都可以這樣做。

至於世間法,我比較持保留態度。因為,解脫才是目的。

當然也有例外,就是已經到了一味,什麼世間法、出世間法都一樣,而且真的做得到一樣,甚至從一樣中做得到隨緣自然,沒有任何思考與勉強(就是造作),世間法也是出世間法,甚至,自己就是眾生,眾生就是自己,那時候什麼吸黑吐白,都是一樣。

一呼一吸都在利益眾生。

甚至已經不分什麼一呼一吸這句了。

當年師尊曾在背我回來人間時,交代三件事情。等到我2007年(好像是十月)第一次在台中金極雷藏寺的謝師宴上,在師尊與眾人面前坦言我自殺被師尊背回之事,師尊最後交代三件事情,與自殺當夜幾乎一樣,第三件事情就是「時刻不忘利益眾生」。

很多年後才明白,沒有一呼一吸這種事,沒有心跳不跳的事情,沒有健康疾病的時候。

都在為眾生祈禱,都為世界迴向,自己不見了。

或許,這就是修行者的浪漫吧!

人如果沒有夢想,跟鹹魚有什麼不一樣。

夢想著所有眾生都能解脫,夢想著為了所有眾生的解脫,這就是修行道持續走,自然會浮現的浪漫吧!

最近幾天的治療,常常出現腹瀉的副作用,所以我就在禪修中,自然想起了修行人的浪漫了。

每思及此,這世上最浪漫的人,非師尊莫屬了吧!

從未少過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上圖是新版法本在正行中對數息觀的描述,所以,觀察自己的呼吸,本來就是真佛密法中的一環。
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幾天因為治療,可能引發心臟不適,我還是持續修禪定。

突然想起,從2007年5月20日晚上自殺、隔天5月21日清晨被師尊從地獄門口背回來,一個月後的六月底,在師尊年輕畫像「玄鶴道長」前發願跟隨他修行,一直到現在,即將十六年了。

這段歲月中,自己歷經很多,從企管博士、大學教授,變成現在的出家人,大願學會從無到有,從付租金到付貸款,哪怕重病麻醉開刀,或者副作用後遺症養病,對於修行就是從未少過。

可能受到健康影響,我們密宗三種修行法門之一的火供少了一點。但是,持咒沒少,禪定更是日夜不懈。

因為禪定是解脫法門,任何凡夫想成就菩薩與佛果,這條路都是必經的。

沒有不用修禪定的道路,只不過,禪定並不侷限在「坐禪」。

任何時間,不拘地點,也不區別形式,吃喝拉撒、行住坐臥,都是禪定,都可以修禪定。

就像有人問我,怎麼修法才會相應?我一直都是這樣說:「禪定」。

寫出來的內容亦是,從最早天空部落格「持靜者」開始,到現在這裡,都是一樣。

以外法來說,前行與後行都要做,只不過,金剛心菩薩、根本上師、八大本尊,哪一位不修禪定?法本正行都在強調禪定,入我觀、我入觀、九節佛風(也有人說九接佛風,都一樣)、數息觀是最基本;其他嗡字觀、阿字觀、吽字觀、月輪觀、寶瓶氣、拙火定、明點無漏等,甚至五色佛光法、安奉五佛五金剛等,哪一個不是禪定的門道?或者說,哪一個不需要修禪定?都要,而且後面只有更多,沒有更少。

甚至,在淨穢一味之後,還要在紅塵中禪修體會種種,沒有修的形式與本體,更沒有修的方法。

那麼,當年在修外法階段,我發現最適合自己的方法,就是先把身心安頓,讓念頭先平靜下來(把心安靜下來),靜靜的坐著,調節呼吸。

直到身心都穩定了,才開始「在意念當中」去修「儀軌」。

換句話說,從外人來看,我是坐著不動的姿勢。其實,我的腦海中,就是從法本儀軌的第一句開始。先唸誦祈請蓮生活佛加持文、根本上師心咒七遍,然後開始清淨咒等步驟。

外表看似什麼都沒做,其實腦海中都做完持咒、手印、觀想等全部。

慢慢訓練後,直到一切都不會唸出聲音,儘量不動嘴,手印是觀想在腦海中(印在心裡)。

後來,師尊希望我一切都在心輪內完成,就不是在腦海的思維中修,而是在光明心中。

但是,開始的時候,我的確是從唸出聲音開始,後面才轉而在心中默念。

(這是自修。同修時還是要跟著大家一起唸出聲音,同修不一樣)

舉個例子,百字明咒就是在心輪中念誦的,根本上師心咒也是,阿彌陀佛心咒、喜金剛心咒、忿怒蓮師心咒等都是這樣,沒有出聲,純粹意念、心輪的持咒。但是,開始還是唸出來,直到自然而然的轉變。

(很多咒不能唸出來的,不過那是後面的事情)

所以有至少三個階段要訓練,唸出聲音、看得到手印,變成在腦海中唸,也在腦海中結印,再變成心輪中光明心。

(後面還有,這三階很重要)

咒,可以這樣修;儀軌,可以這樣修。

外法的一切都在安靜的狀態下,按部就班的念誦。日後,還會一開始就在三摩地中,在三摩地中念誦結印與觀想,修完一次外法。

就算在這過程中,忘掉了咒、儀軌,沒了修法的自己,進入濛濛渺渺,那很好啊,真的很好。

就這樣做,一直到自然想起或醒來,再從剛才忘掉的地方接著做。

如果真的想不起來,那就從頭開始。

如果從頭開始,又一次濛濛渺渺,很好,等到自然醒來再接續做。

如果第三次還是這樣,那更好,就這樣繼續。

暫時的目的是禪定。

第二個暫時的目的是般若,生起本有的智慧,最後要見證原來我也有佛性,不是經書上說,不是根本上師說,而是真的有。

之後該怎麼做,自然就知道,現在知道都是多餘。

這也就是當年曾經在「持靜者」網誌上提過,有時修一次法就很久很久的原因,因為不管一次兩次三次,都是念祈請蓮生活佛加持文就濛濛渺渺。

唯一需要注意的,就是要設定鬧鐘(聲音不能太大,足以提醒即可,以免驚嚇)。

因為,那時候的我還在當教授,有不少教學工作要完成,不能一修就是七八個小時以上。

在家居士還是不能造成別人問題,畢竟是大乘菩薩道…

(曾經修禪定修到忘了去上課,這樣不好)

(出家沙門也不可以,這是經驗談)

二月26日象神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這是大願學會二樓資糧壇城,中間主尊是十二隻手的象神。
*******************

大願學會每年護摩的第一場就是象神護摩,今年是二月26日晚上七點半舉行。

在我心中,象神除了是財神,更重要的,祂還是智慧之神、除障之神、保護神。

根據印度神話,史詩「摩訶婆羅多」是由廣博仙人毗耶娑口述,象神嘎拉巴底所記錄;此外,許多吠陀、奧義書等典籍從天上傳到人間,也是由希瓦口述,象神在旁筆記,並且負責在人間教授。因此,在這些紀錄過程,象神學到了最奧妙的道理,祂的智慧就在這樣的過程中逐漸圓滿。

祂是財神的原因,一方面是頭被父親希瓦砍下,換成小象頭那件事情,在場天界諸神來不及化解這場災難而對祂有所虧欠,因此,紛紛將自己無數財寶、法器,甚至整個寶庫都送祂(也為了對希瓦、帕爾瓦蒂致意),所以,象神從那時候就非常富裕。再者,保護神那羅延也在現場立誓,象神從此不缺一切衣食財寶,祂的財富將是所有天神所不及,只要祂想要,任何天神都要給祂(頗有哄小孩的意思)。

也是這時候,從梵天開始的所有天神,共同決定,此刻開始,所有的祭祀(當然包括火祭)都以象神為首尊,先向象神獻祭,再向其他天神祭祀,這樣才是合乎規矩的。規矩建立後的第一場護摩,就是由希瓦、帕爾瓦蒂主壇,象神坐在尊位,哥哥迦希吉夜、姐姐無憂妙護壇,梵天、那羅延、因陀羅為眾神之首,帶領眾神一起參加。

祭祀都先供奉象神,那麼收到的供養肯定超級多!

至於除障之神,也跟上一段「首祭之神」有關,從此先祭祀象神,日後一切祭祀都會圓滿。另外就是「群主」的身份了,希瓦把跟著他的「群」交給幼子嘎拉巴底去帶領,這些喜歡到處搗蛋戲弄的小神,有象神加以約束管制,不再能任意作弄障礙別人。

(第一任群主是希瓦,第二任是長子迦希吉夜,又稱室建陀、韋陀,第三任是幼子嘎拉巴底)

最後,祂是貓狗等小動物與牛馬羊等大動物、十六歲以下小孩的保護神。至於森林花草植物的保護神,則是祂的姐姐無憂妙。

附帶說明,無憂妙(Asoka或Asokasundari),意思是「沒有憂傷的美女」、「讓帕爾瓦蒂沒有憂傷的美女」,是希瓦帶著帕爾瓦蒂到天帝因陀羅的花園賞花,見到偉大的如意樹,帕爾瓦蒂向如意樹祈禱之後,由如意樹應允所生出。有了無憂妙的帕爾瓦蒂,獲得希瓦與如意樹、因陀羅的稱讚,獲得新的稱號「Sundari」、「Tripura Sundari」、「Lalita」等,在「蓮花往世書」有記載。

現在我在大願學會,每次農曆新年過後,要舉辦的第一次護摩都是以象神為主尊,就是尊重這個規矩,代表主祈與報名師兄師姐,向象神獻上廣大供養,祈禱祂護佑大家,消除接下來一年的種種人非人災難,增長大家的福份與智慧。

今年2023癸卯年,將在二月26日星期天晚上七點半,舉行今年的第一場象神護摩,到時候歡迎大家一起來大願學會一樓參加。

以下是各種連結:

報名表: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vUgcydfsLpWdanDXNeTRh5dYlYd11fW8/edit?usp=sharing&ouid=106862866374343532199&rtpof=true&sd=true

主祈表: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rxTWws6_CJaV802c_YZEmwXRjPGSFcvT/edit?usp=sharing&ouid=106862866374343532199&rtpof=true&sd=true

線上贊助:https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7

「各種捐款管道」文章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-%E5%A4%A7%E9%A1%98%E5%AD%B8%E6%9C%83%E7%9A%84%E5%90%84%E7%A8%AE%E6%8D%90%E6%AC%BE%E7%AE%A1%E9%81%93

填寫完畢之後,請回傳給大願學會報名,工作人員會為大家辦好相關手續。

大願學會的聯絡方法:

地址:台南市東區裕敬五街55號
電話:886-6-3311658
傳真:886-6-3319670
電郵:dayuanstaff@gmail.com

這次是單純的火供,不是法會,沒有灌頂,如果大家想增長與象神嘎拉巴底,還有他的父母兄姐之間的緣分,可以多持念「嘎拉巴底」的心咒,或修持根本上師所傳之「嘎拉巴底」念誦法,一定有很大的除障加持與資糧助益。如果需要象神灌頂,可以去信西雅圖,向根本上師祈求。

這次護摩在星期天,晚上七點開始,開放讓大家來大願學會參拜禮佛,並且在「一樓蓮花童子殿」一起唸誦「嘎拉巴底」心咒。

現在台灣的疫情已經趨緩,大家也有足夠的防疫意識,只不過進入道場的時候,我們還是需要酒精消毒雙手,測量額溫,以及配戴口罩,保護自己也保護身旁的同門師兄姐,這一點還請大家見諒。

歡迎透過線上刷卡、銀行轉帳、郵局劃撥、信用卡授權書等方式,贊助這場護摩的供品,以及大願學會的修繕、運作,以及每月房屋貸款。

這次護摩的收入善款,將用作支付大願學會的修繕與今年二月份房屋貸款。2022年的最後八個月沒辦法舉行護摩,讓大願學會在償還房屋貸款的經費上有了很大的缺口。如果大家願意幫助大願學會支付修繕及房屋貸款,歡迎多多捐贈此次火供的報名費與登記主祈。

歡迎大家報名,隨喜贊助,感謝各位師兄師姐,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