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作者:

釋 蓮耶

再也回不去了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金母心咒、大救難咒、救瘟疫度母咒等,諸如此類,能唸就盡快、盡量多唸吧!
圖片來自真佛宗全球資訊網,救瘟疫度母法相。我旁邊沒有救瘟疫度母的金身或唐卡,但是我跟她還算熟。她的咒語很有意思,值得多唸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有人問我,現在寫的這幾篇大瘟疫系列,是預言嗎?不,不是預言。是回顧嗎?也不算。應該是現在的我,看到當前的局勢,「果然符合瘟神藍圖」的情形下,把以前沒講清楚的部分補完,當然裡面有一些我的感慨,也有少部分不能說、很關鍵的細節。

很多事情都有言在先,臉書上面的貼文就是明證。

在「一切等著看」這篇文章中,提到一月20日的臉書貼文,兩天後,我再次寫下有關大瘟疫的內容:

這個也是瘟神的腳本之一,冠狀病毒一樣,宿主死了,就沒辦法擴散,最好的方法是先擴散到一定規模以上才開始致命。去年七月底八月初的時候,他們就是計畫如此,這是經歷無數次運算大數據的結果,才精心策劃的腳本。

而且還附上了媒體報導的連結: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7%BE%8E%E5%9C%8B%E6%B5%81%E6%84%9F%E5%A4%A7%E7%88%86%E7%99%BC-1300%E8%90%AC%E4%BA%BA%E6%84%9F%E6%9F%93-6600%E4%BA%BA%E6%AD%BB%E4%BA%A1-223819920.html

一月22日這篇媒體報導提到美國流感的情況,1300萬人感染,6000人死亡。兩個月後,當然不只這個數字,更重要的是,在一個國家裡面,一個流感死那麼多人,而且只限定在此,有點不尋常。當然,我知道這段期間很多類似症狀的疾病都會出現,才會‘產生混淆的效果。

同一天晚上修完禪定,有些感慨讓我寫下這段臉書貼文:

飛機,是現代社會裡擴散感染的最便利途徑,比起古代絲路東西交流、人馬雜沓,原理近似,瘟神也要熟悉一下。動物、船舶、風,也是,只是沒有飛機來得快速。經過了這些年,他們進步很多,懂得變通,感染毀滅人類最好的方法,就是讓人類自己演示給瘟神看,因此有新辦法在新時代。如果沒有新的檢測工具,這次沒那麼快發現那麼多的感染者,看來,這個問題在他們的模擬中,早就知道會發生,想必有對應之策。想當年,吃掉解骨酥、透心寒的事情,他們跟我說,我們是朋友,既然是朋友,就當給朋友看看腳本,給點建議。當然,朋友是不該壞了朋友的事。我問:既然是朋友,要不要赦免報名護摩的主祈與報名者呢?

我大學跟碩士都是唸觀光系所,很多同學畢業後都在這個領域,一但開始大流行,觀光領域的航空、旅遊、餐飲、住宿等都立刻受影響。念了那麼多年,對於觀光領域還算了解,這次真的慘了!

貼文裡面有一些隱語,現在還是不能說明清楚,多年以後我會講出來,總之,這次瘟神的計畫不是他們自己關起門來開會,還有很多很多的助力,甚至是人類自己的參與,讓瘟神們產生,「喔,原來要這樣做」的感慨。

從我吃了解骨酥透心寒開始,十二年來,他們一直沒得到很好的演練,距離現在七八年前,他們不知道哪裡得到的靈感,獲得了大量的模擬數據,最後演變成今天的「猥瑣發育,別浪」型態。(這句話是參考某人的比喻)

這篇貼文後面也附上了媒體報導: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6%AD%A6%E6%BC%A2%E8%82%BA%E7%82%8E%E9%A6%99%E6%B8%AF%E7%A2%BA%E8%A8%BA%E9%A6%96%E4%BE%8B%E6%82%A3%E8%80%85%E5%90%8C%E8%A1%8C4%E5%AE%B6%E4%BA%BA%E5%B7%B2%E9%A3%9B%E9%A6%AC%E4%BE%86%E8%A5%BF%E4%BA%9E-115138038.html

透過飛機、船舶的長距離移動,實在太有利於瘟疫的擴散,如果這兩項工具能夠控制住,從人類角度說,風險少三分之二,從瘟神角度說,擴散能力大幅提升三分之二。就像是個關鍵要塞,誰掌握著就能得利,現在回頭看,似乎人類輸了一著。

更妙的是,這次大瘟疫有個顯著的特性,就是大家愛移動,不自由勿寧死,寧願染病確定也不要改變生活型態或犧牲一些權利。

有些人更把利益放在最前面,「反正死的不是我」,沒關係,一切才剛開始!

這次的瘟神們很不一樣,真的,跟過去幾年不一樣,這次是來真的,是破壞的,甚至毀滅性的。

人再不趕快改變,提升心靈與道德,時間過去,現在的一切,再也回不去了!

吃毒的孔雀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,童子相的迦希吉夜與孔雀王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有人問我,這次韋陀菩薩的護摩,能不能報名、主祈關於冠狀病毒的疫情消弭呢?

即使這次的大瘟疫是人類共業,我認為依舊可以填寫這個願望。

為什麼?

在護摩通告中說過,韋陀菩薩也好,韋陀尊者或護法也好,他的原型在印度叫做迦希吉夜,他是天帝因陀羅(帝釋天)的兵馬大元帥,統領所有的天兵天將,負責維持這個世界的和平與穩定。

好了,答案很明顯,他的責任就是維護世界和平,現在和平嗎?

當然不和平,有那麼大的瘟疫在人間,不會造成人心惶惶嗎?

現在穩定嗎?打開網路新聞、電視新聞,都是這個關門那個倒閉,股市大跌,經濟將會衰退。這樣算穩定嗎?

(當然,也有人問我,能不能念大救難咒呢?瑤池金母護摩的開示說過,可以念,因為要唸大救難咒的時候,已經是死很多人,這個咒可以讓活者安心、亡者安息)

其實,迦希吉夜是可以對抗細菌病毒的,為什麼?

他最心愛的寵物就是孔雀,孔雀是吃毒的,就像孔雀明王一樣,坐下的孔雀可以消滅瘟疫。

(我曾經看過西方學者的考證,迦希吉夜與孔雀明王有關係,當然這個還是不確定的答案)

既然他騎著孔雀,孔雀當然聽他的,他怎麼說,孔雀就去做。

在印度還有一個傳說,迦希吉夜的孔雀是孔雀王,因為某個原因,孔雀王臣服於他,並且將「孔雀神族」控制毒的法門交給了他。

所以,迦希吉夜從此有了控制毒、消滅毒的法力。

我覺得,這種能力不像希瓦的乳海之毒那麼變態,乳海之毒是宇宙萬毒的老祖宗,細菌病毒在乳海之毒面前,只能低頭。

(希瓦的能力還是比他兒子迦希吉夜來得高)

(乳海之毒的中文翻譯叫做「伽羅拘吒」,原文是Karakuta,恐怖的黑色毒藥,也有名稱是Harahara,訶羅訶羅,希瓦喝下時,天神阿修羅的驚呼,或者Harahera,希瓦又叫做訶羅,這是天神阿修羅對希瓦喝了劇毒的驚嘆,有害怕驚嚇嚇死了的意思)

(關於乳海之毒,可以參考前面「乳海之毒」上下集的兩篇文章)

迦希吉夜又有「孔雀神」、「孔雀使者」的稱呼,他在每一次率領天兵天將出征時,都騎著孔雀王四處征戰,不打仗的時候,也讓孔雀王陪著他到人間各處巡邏,探訪人間的疾苦。

如果遇到瘟疫疾病肆虐,有時,他也讓孔雀王出手解決。

在他那個年代,很多瘟疫疾病都是阿修羅、精怪、妖魔所作祟,迦希吉夜就一一收服,將他們所釋放的細菌病毒吞入他自己或孔雀王的肚子中,這種吞噬的能力是他們倆的專長,也不會被反噬。

這段時間他常出現在身旁,不論有什麼效果,至少,到現在為止,世界各地都為冠狀病毒所苦,葉子湖似乎相對安全許多。

我問他,這是他的法力造成的嗎?

他說,很多佛菩薩都關心這場瘟疫,不只他而已。

希望人類從這次的大瘟疫中學到教訓,提升心靈,道德水平增長。修行人精進修持,成就悉地。

這是他傳遞給我的訊息。

一生難得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修法、持咒後有感……
*****************

我們人類的生命很短暫,出生很辛苦,死亡很容易。
這個身體算是脆弱,一不小心,很容易生病或離開。
翻開歷史,過去已經發生太多的大事件,那些都不在我們的有限壽命中出現。
當然,未來也有類似的大事件,在我們離開之後才發生。

想了想,一輩子的歲月中,有哪些大事出現過?我的意思是當自己即將離開世界,回顧自己的一生,個人的回憶裡面,有哪些是自己或身邊的人的「大事」?又有哪些是轟動社會甚至世界的「大事」?

有些「大事」在集體的記憶中,屬於共同的經驗,三五朋友坐著聊起來,不熟的朋友都可以講上兩句。
「當兵」是男生的共同記憶,「九二一大地震」是三十歲以後的人共同的記憶,這個是侷限在特定群體的經驗。
有沒有那種全世界人類共同的,甚至是「一生難得」出現一次的共同記憶?

不知道該說我們大家有幸還是不幸,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所引起的大瘟疫,就是屬於我們這個時空下,全人類共同的記憶。
幾十年沒發生過的大蕭條,股市大崩盤,甚至全世界教育的停止、各種學校關門,主流體育賽事的全面停辦,街道上空無一人的國際大都會,千萬人繭居在宅,國際航空與旅行的停擺,各行各業相繼關門倒閉等等,這不是武器的戰爭,不是人類的兵戎相見所引起,卻有著戰爭的影響。

一九一八年的西班牙大流感,在那個公共衛生規範辦法匱乏,工具也欠缺的年代,據說至少三、四千萬人死亡,那種早上站在街口聊天,中午一起去買麵包,下午路倒在咖啡店門口的事情,比比皆是。
這不是戰爭,卻有與兩次世界大戰一樣的死傷人數。

這次的新冠肺炎會發展成如此嗎?
我不知道。我知道的仍然是未定之數,即使九死一生,仍然有那麼一點的生機,不知道藏在哪裡,至少今天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還在,沒散。

這次就是一生難見的大事件,屬於我們這個時空、這個世代的共同記憶,在這個才剛開始的時間點上,很難評估未來的變化,也許十年後回頭來看,我們才知道究竟對這個世代有多大的殺傷力與影響力!
真的是一輩子都難得一見的大事件,這種規模的事件,已經很久沒發生過了。在我們有限的生命中,這樣的大瘟疫,一次就夠了。

我一直認為,不管大瘟疫會不會發生,或者,大瘟疫將要持續多久,我們修行人都沒有影響。不會因為有或沒有,自己就修行或不修行,不會因為嚴不嚴重,修行功課就多修或少修。
一直就是該做的事情,跟自己的呼吸心跳一樣,活著就是修行,修行就是活著。換句話說,修行才是最根本的事情,這場「新冠肺炎」帶來的大瘟疫一定是我們生命的過客,不管多少年,過客就是過客,早晚要離開。

我們的修行不會離開,永遠在心裡。

真正一生難得的事情,其實是修行,其實是有個好老師,就像蓮生活佛,有個很好的法教,有個銜接上善緣的福份,有個可以了解與內化在心中的智慧。

這才是真正的一生難得!

人類是很奇妙的生物,喜歡傷害同類,卻也保有超脫的潛能,能夠藉著修行得到更高的解脫與成就。
在這次大瘟疫的過程中,有人生、有人死,絕大多數的人都在冠狀病毒的傷害中掙扎著,我們有幸踏上修行之路,不至於一樣在各種疫情訊息中浮沈,而是堅定自已的信心,趁著這個大勢,減少各種外出交際活動,用更多心力與時間,專注在自己要做的修行功課。

就當已經命不久矣,誰也不知道冠狀病毒何時找上自己。就當還清醒健康的時間不多了,趕快往內心去尋找,那個永恆閃耀的真性。

這就是一生難得的修行好時機啊!
不要十年二十年後,才後悔自己在大瘟疫的時期,只有整天擔憂惶恐,忘記了自己最重要的事情:修行!

一生難得啊,真的,一生難得!

一念之間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是昨天三月11日晚上接近八點的截圖
*******************

我談的是世界,不是個別地區國家。

昨天三月11日清晨發現死亡率出現變化,從一直穩定的變動狀態(平均值3.4%,區間3.3-3.5%),開始往上移動,到了晚上,正式突破3.6%。清晨在臉書上寫,「死亡率開始上升了,動態的穩定打破了嗎?」到了晚上接近八點,編輯貼文,新增一句:「晚上正式突破3.6%……」,這篇貼文固定成這樣的內容:

死亡率開始上升了,動態的穩定打破了嗎?
晚上正式突破3.6%……

接著從網路上截圖作為本文開始的圖片。

到了今天三月12日晚上九點左右,再次截圖如下:

24小時出現了這麼明顯的變化,算是變得嚴重了呢?或者,只是剛開始的爬升階段而已?

同樣是今天三月十二日的清晨,世界衛生組織終於發佈新訊息:『世衛組織:新冠疫情已成「全球性大流行」』,網址:
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4%B8%96%E8%A1%9B%E7%B5%84%E7%B9%94-%E6%96%B0%E5%86%A0%E7%96%AB%E6%83%85%E5%B7%B2%E6%88%90-%E5%85%A8%E7%90%83%E6%80%A7%E5%A4%A7%E6%B5%81%E8%A1%8C-174700689.html

我在臉書上貼文:

修完子夜時分的法,看到這個訊息。終於願意承認全球大流行嗎?
完全一模一樣(的徵兆),一切等著看,OOOOOOOO?

後面有八個O,代表著八個字,沒辦法寫出來。
日後便知。
前面兩句分別是新持靜者網誌上面兩篇文章的標題,括弧()是補上的文字,那麼這八個字是什麼?其實就是未定之數,那個前面文章寫過的一線生機,也可能是巨大災難或者更嚴重的字眼。

朝向哪個方向,哪種結果,都在我們的一念之間,我們大家的作為,將決定我們以及後代子孫的未來。
從今年的一月開始出現相關報導,總是看到人性的貪嗔癡,可能對於媒體來說,這種新聞才能博得眼球關注,那些人性善良的新聞點擊率不高。

或許,這個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宣傳道德良知吧!為了利益,「禮義廉恥」都可以打成『是一種「國家暴力壓迫人民」,是教條,更是威權復辟』,世人道德淪喪心性敗壞,也是有跡可循的。

當前的地球最需要人類的善念善行,人的一念之間,可以改變自己的言行舉止,眾人的一念之間,可以改變眾人的言行舉止。越來越多人因為這次的大瘟疫,使得心性與行為的提升,或許是瘟神們想看到的吧!

有人問我,大瘟疫當前,要做什麼?心的閉關是最好的事情。

不是真的離群索居,與世界隔離,而是心靈上的閉關,往自己的內心去思維與檢討,反省自已的言行舉止,從中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,在言行舉止上改進改善。

這就是真修行了。

最後,這篇文章寫得非常不順,不只手眼不協調,打字一直錯誤,電腦運行不順,更重要的,持續的干擾,讓我無法順利組織文句。我希望大家沒事,順利度過這場持久的大瘟疫。

只可惜,觀察到的現象仍有許多遺憾,也許,上天展現「好生之德」的機緣,還沒到來。

既然不順,那就不寫了。

一切等著看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冠狀病毒圖片來自網路
繼續補完幾個月前臉書貼文沒說的部分
***************

很多事情在事前不能說,在某個徵兆出現前不能說,在某個關鍵到期日前不能說。

非時莫說,即為此意。

在臉書上第一篇關於「新冠肺炎」貼文是2020年的一月20日,那時候開始寫「乳海之毒」的文章,受限於我的健康狀況,只能慢慢寫,寫寫停停。第一次發表在網路,是一月二十八日,事實上,早就貼在新持靜者網誌,不知何故,不能分享與發表,後來改了又改,還放到痞客邦的持靜者,才得以公開。

乳海之毒是非常可怕的!從乳海被攪拌中飄散出來,當場幾位天神與阿修羅接觸到了,立刻魂飛魄散,在時空長河中抹去了痕跡,就像他們從沒出現過,甚至現場參與攪拌的天神與阿修羅們,當下馬上忘記他們有這幾個同伴!

(古文明傳說中,天神與阿修羅是同父異母的兄弟,而且原本沒有天神族群,都是阿素洛族,後來漢文翻譯才有阿修羅一詞)

「乳海之毒」先不說,回到新冠肺炎的事情。在瑤池金母護摩的通告中,第一次公開提到冠狀病毒:

可能有些人聽我說過,「庚子年,唉,搖頭沒什麼好說,我們努力修行吧!人間真的沒那麼直得留戀,擁有人身這段歲月就是最好的修行時機。」所以今年最後一場護摩不一樣,即使根本上師已經說了,庚子年就是20分,我們依然努力向瑤池金母祈禱,各種天災人禍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
還記得當年肆虐的SARS冠狀病毒嗎?師尊說遇上瑤池金母,還不是乖乖收服?這個奇妙的病毒,從此來匆匆去也匆匆的「飛走了」…但願,仙蹟(奇蹟)再現!

這一句「但願,仙蹟(奇蹟)再現」,就是那種看得很清楚,「但是又何奈」的寫照。

為什麼小年夜是瑤池金母當主尊呢?當時已經很清楚,這個世界正在淪陷中,被新型的冠狀病毒攻陷中,而且以往是從上呼吸道開始,這次不一樣,先從肺部開始,蔓延到下呼吸道,最後才是上呼吸道。

只有呼吸系統會感染嗎?不,這次瘟神的主題曲就是「我們不一樣」,跟以往六種冠狀病毒不一樣,那個冠狀病毒的本質外型不變,裡面的細節已經不同。

一月20日的臉書貼文中,我寫道:

一般人除了努力保持清潔衛生,只能向瑤池金母祈禱了。
早早在半年前已經知道。
冠狀病毒,瘟神手中的武器,這次變聰明了。
春節期間南來北往,大家小心,記得戴口罩、勤洗手,大家保重。
中國武漢傳出不明原因「新型冠狀病毒」,於20日凌晨確認武漢市內第3起死亡病例,北

這篇貼文附上了當時媒體報導的文章,我想表達的是,這次真的不一樣,而且嚴重。而且,他們手中不只有冠狀病毒當武器,其他症狀類似,可以造成混淆的病毒還有流行性感冒、登革熱等,就是讓我們身體發炎、發燒的病因,讓他們有時間繼續擴散,不被發現消滅。
(過年後更是出現了百日咳、傷寒、諾羅病毒等)

有人認為,不過就是個微小的病毒,講得好像有智慧,可以聰明的變化,躲過人類醫學專家的追索,別開玩笑了。

現在回頭看,還真的是這樣,是我們低估了,每次都看輕「人」以外的生命。

很多事情就是這樣,以人的眼光作為思考的角度,往往只是狹隘侷限。

其實,大家現在害怕冠狀病毒,只是不了解、沒疫苗或解藥,到今天三月10日為止,全世界一百九十國被新冠狀病毒感染的人、致死的人,遠遠不如美國一個國家被流行性感冒感染與致死的人數。

這也就是大願學會門口告示中,我們想提醒的不只有新型冠狀病毒,還有這個季節的流行性感冒要小心啊!

只不過,時間不到,一切只能等著看,未來會變得如何。

完全一模一樣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冠狀病毒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**

差不多進入新的階段,是時候整理一些臉書貼文,慢慢呈現出完整的樣貌。

2019年十月四日清晨夢見了咕嚕咕咧佛母,當天,李育倉師兄將咕嚕咕咧佛母護摩的表格傳給我,那時候臉書上寫了這段文字:

兩分鐘前夢見了咕嚕咕咧佛母,那就三個星期後舉行護摩供養她吧!
我只怕自己的健康狀況,沒辦法高度專注在火供中。
不過,她應該會幫忙讓我10/24全天正常運作⋯⋯
感謝咕嚕咕咧佛母的生日祝福⋯⋯

(因為健康緣故,直到十月十三日才公布這次的火供)

我是什麼時候知道2020年農曆過年前的小年夜要舉辦瑤池金母護摩?就在前一天十月三日晚上。坦白說,當時有點意外,因為往昔都是蓮師、忿怒蓮師系列的主尊,想不到,突然是瑤池金母。隱約知道了什麼,隔天清晨從咕嚕咕咧佛母心中得知,己亥年過渡到庚子年有哪些嚴重的事件,不能說很清楚,只能說當時還有一線生機,仍存在那麼一點點的未定之數。

雖然現在回頭看,覺得這一點點的未定之數,依舊渺茫的可悲。

如果仔細看,臉書上十一月、十二月的一些貼文,都隱約已經透露了。

十二月十三日在臉書上寫了以下文字:

前幾天去台北、榮總進行回診、治療的時候,清晨夢中見到了一個穿綠衣服的女子,她的左後方還有一個右手拿著長槍,左手在腰間握住鐧(或是杵)的青年,好像是隨身保護。
這是第三次夢見他們兩位一起出現了。感謝Green Tara的祝福,一切都是往世緣,希望這次開始的治療能夠發揮效果,也感謝Skanda的保護,不論何世。
那麼就這樣吧,今年過年前,還有兩次廣大供養,分別獻給(所有)稱為Green Tara的菩薩,以及小年夜當天的仙王瑤池金母,至於Skanda,我只能說抱歉,鼠年先預定在首祭的象神後,優先安排了,豬年我還有治療需進行,實在沒力氣了。

這是第一次寫出來小年夜的護摩主尊是瑤池金母,基本上已經成了定數,時間不到,依舊不能說。熟悉的師兄師姐大概會猜想,為什麼不是持續那麼多年的忿怒蓮師。

有人問我,只有隱晦地提了一下,當年SARS病毒消失那件事情。還是什麼都不能說,只能舉個往日的例子來聊聊。

現在再回頭看當時臉書的貼文,就只有長嘆一聲了!

那時候什麼瘟疫的訊息都沒傳出來,看起來一切寧靜祥和!

從己亥年最後一場瑤池金母護摩到庚子年第一場象神護摩,分別都向護摩主尊祝禱,祈求他們給予占卜後的徵兆。巧合的事情發生了,這兩尊給我的徵兆都是「完全一模一樣」。

沒錯,就是這六個字來說明兩次的徵兆,「完全一模一樣」。

嚴重,真的嚴重,仍保有一線生機!

只不過這個一線生機在哪呢?

我知道,仍然不能說。

只能等著看。

看看那個註定的時刻到了,有沒有一絲絲的菩薩行。

我沒有期望什麼,因為以前我做過了,這次不能。就像很多人聽我說過,知道這個時空在未來時間線上會發生的事情,其實不會比較快樂。

也只能一切隨緣了。

你們不要想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冠狀病毒的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

這是第一篇,這次新冠狀病毒引起肺炎的第一篇。
卻不是關於大瘟疫的第一篇。
認識我、看著持靜者網誌長大的朋友們知道,很久以前就寫過跟大瘟疫有關的文章。
那是2008年的時候,出家前一年。
引用過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的文章,看見瘟神下降,還有解骨酥、透心寒。
我知道那是流行性感冒,H1N1。
後來也介紹一本市面上買得到的書「大流感」的內容,有興趣的人可以去以前文章搜尋,持靜者舊的網誌已經搬遷到痞客邦了。網址在:http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,可以在頁面右下方的文章搜尋列輸入「流感」、「瘟神」兩個詞,就會搜出一堆文章,那是2008年十月的事情了。
(這裡是新的持靜者網誌)
(舊的文章不搬過來,這裡專門寫新的)

距離這次我第一次觀察到類似訊息,2019年十月初知道,必須在己亥年小年夜舉行瑤池金母護摩,又過去了十一年。
最近自己又搜尋以前的文章,才知道原來瘟神佈這個局超過了十年!

那個世界可以稱作瘟神的「神族群」、「天人族群」、「惡鬼惡魔族群」等很多,每一族群的情況不一樣,我們統稱瘟神,卻不是一樣的族群。
就像我們看到同樣膚色的人,在膚色上一樣是一個族群,卻是不同語言國籍的人,道理一樣。
因此,不宜聽到「瘟神」二字,就劃分在一個群體中,有的是執行任務的,有的是為惡人間的,不一樣。
執行任務的,是很了不起的天神、天人!

這段時間,我在臉書寫了不少,基本上都是依據新聞報導的內容,有感而發。
我自己對於大瘟疫、瘟神、新冠狀病毒等,沒什麼好畏懼的,也不會討厭或喜歡。不是無感,也不是無動於衷,我看到新聞依舊會掉眼淚。
該修的法、該做的迴向,一點不少。
該洗的手,該戴的口罩,一樣不少。
該做的準備,購賣酒精與口罩等,更是早早開始,至少半年前就陸續去做。
然後,靜待事件開始、發展、過去,甚至結束。
(或者,不結束,開啟新的循環)

有時候,智慧觀察判斷是很重要的。
我們人啊,對自己有好處的,就愛之好之,對自己沒有好處甚至有害的,就厭之惡之。
事實上,那是我們的問題。喜歡的就是佛菩薩,對自己有好處的是護法,不喜歡的就是妖魔鬼怪,對自己沒好處的就是壞人。
很多事情,是很微妙的。這種一體二元的現象,一體是本質,二元是我們在區分的,而我們修行的意義就在於消弭這種心中的二元想法。
耶穌夠慈悲吧!可是馬太福音【太十34】:「你們不要想,我來是叫地上太平;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,乃是叫地上動刀兵。」
這是何解呢?

耶穌不慈悲嗎?不是,關鍵在第一句話,「你們不要想」。
不思善不思惡,關鍵在「不思」。
不去想,或者說,任憑腦袋去想,自己的意識不必跟隨著腦袋的想。

所以,有人問我,上天不慈悲嗎?為何有大瘟疫的產生呢?

關鍵還是那句「你們不要想」!

上天一直都是這樣,無所謂慈悲或不慈悲,而是一種天道的展現,一種時空法則的化現。
是我們人的腦袋賦予了「慈悲」或「不慈悲」的二元意義,不是所謂的「上天」。
更何況,如果上天不慈悲,瘟神不慈悲,早就讓這次的新冠肺炎更快擴散,更高死亡率,而不是到現在一直穩定的百分之三點四!

這個3.4是有含意的。

不需要想什麼含意,那不是動腦筋就可以想出來的,是一種動態的,可以用妙觀察智去觀察的。
既然妙觀察智尚未自顯,那就趕快更專注在修行上吧!

不只財富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(圖片來自網路,是希瓦全家福)

*****************

這張圖片是希瓦全家福,除了有隻獅子藏起來,其他沒什麼缺席的成員。

我沒用肯定句,而是用一半肯定的字眼,就是小孩會長大,隱藏的分身護法還是沒出現。

比如說雪山獅子,根據神話傳說,那是希瓦還叫做魯陀羅(Rudra)的時候,雪獅就從他的身上分離出去,成為單獨的個體。(相傳他有幾條髮辮,就有幾個分身出去的護法,雪獅很早就分出去,後來成為帕爾瓦蒂的保鑣,也是杜爾迦的座騎)

至於長大後的小孩,以象神為例,他還有兩個妻子,慈悲與智慧,這個很有意思,他娶的兩個天女剛好一個叫做慈悲,一個叫做智慧。換言之,向象神祈禱也可以圓滿姻緣。

象神不只是財神,不只能夠賜福賜財給眾生,前一篇寫他是除障者,我們可以這樣理解,當人生的障礙得到排除後,還有什麼福份不會顯現呢?敬愛、財富自然都會出現,很多人修法不會相應,不也是業力遮蔽導致嗎?所以,為什麼修行首先要懺悔,就是為了除障。

只有障礙消除後,才會顯現各種的福慧。

除障者的意義也在於此,清除業障後,福報顯現,自然可以得財。業障清淨後,智慧也就顯現,不再被世間的幻象(摩耶,梵語:माया,māyā,Maya)所迷惘,能夠追求真正的智慧,能夠追求真正的智慧,得到究竟的解脫。

當我們業障淨除,身口意清淨自然顯現。對於解脫的聖者而言,不管業障清淨與否,我們的身口意本來清淨。但是,一般人不是這樣,就算這個道理知道,情境來臨時也做不到。我們就是需要慢慢地做各種清淨業障的動作,等到哪一天清淨成功,發現自己原本就是清淨的,這就是「般若」的自然顯現。所以,需要這樣的過程,幫助我們發現原本清淨的自己,如果沒有這樣的經歷,也不會知道自己不管除障與否,本來就是清淨的,業障無法影響這種清淨,就像雲遮月,月依舊在。

真佛經說,「修行以無念為正覺佛寶,身清淨、口清淨、意清淨為法寶,依真佛上師為僧寶」,這句話非常重要,也是解脫的要訣。其實,本來就是無念的狀態,任何萬象在無念的正覺中,只是個幻影(摩耶,同上)就像是鏡中影、谷中聲,沒有實質的意義,而且本來就是身口意清淨,我們沒經過踏實的修行(實修)真的不知道「原來如此」,所以必須皈依真正的上師,跟隨成佛的上師(就像我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)修行。

當我們開始認真的跟隨「真佛上師」來修行後,從他的身教言教中,學習如何清淨身口意,培養清淨的新習慣(確實落實四聖諦、十二因緣、八正道、菩薩戒行等在行為上)。當我們身口意清淨到一定程度(時刻去擦拭髒污、制止惡念與不犯戒),就會發現「原來我是真的清淨」,師父、佛經上沒有虛言,這時候繼續努力,讓身口意清淨成為一直存在的現象(恆在),不需要再時刻檢查(原本是這樣修),都是不會再改變的穩定狀態(不審),慢慢的訓練自己保持在穩定的心性,不管外境如何變化,風浪如何起伏,不用克制念頭,也不會被牽著走(事實上,念頭這種事情是大腦神經突觸放電的問題,根本克制不了的)。

業障清淨後,息災、增益、敬愛、降伏、滿願五大成就都會自然出現,因為這五大成就本來就是我們本心的一部分,我們無法讓五大成就出現,也是因為當下念頭與往昔業障的互為作用,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,在我們人身上叫做「識」,在佛就叫做「智」,這就是業障清淨為什麼那麼重要的原因,業障清淨也就可以「轉識成智」。

我們的本心本來就是「無得無失」,祖師說「未到曹溪,怎知無得無失」,這就告訴我們,必須經過那樣的「修」、那樣的「清淨業障」的過程(到曹溪),才會明白「原來我就是清淨的」(無得無失)。可是,原本就是「無得無失」,不管我們知道或不知道,「無得無失」是一直存在,是我們自己無法親自證實,也沒辦法讓這種「無得無失」的狀態一直穩定的出現,智慧之光忽明忽暗,是我們的問題,不是本心的問題。

寫了那麼多除障的重要性與道理,還是沒寫完,說真的,這篇倒不是為了宣傳象神的能力,而是常常想著怎麼把拗口的佛經語體文與自己的體悟呈現出來,用最淺白的文字或詞句,而不是滿篇專有名詞。

過去那麼多年的學術生涯讓我發現,把世間現象解釋給大家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可以解釋得很清楚,不容易;可以把複雜的事情或道理,用最直白的文字語言解釋清楚,更不容易。

我還在向師尊學習這樣的方式,因為他是我見過最能夠把複雜的現象講得很直白、很淺顯易懂的大導師,過去三年的病痛中禪定,其中一個收穫也是這個,「說白話」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還是很重要的。

回到象神身上,當我們很努力地修持,象神也履行了他的誓願,幫大家把業障清淨之後,智慧顯現了(他是智慧主),福份顯現了(他是資糧主),良好的因緣也顯現了,各種的阻礙怨敵也就自然退散了。

這就是象神不只是財神,不只可以賜福賜財的原因。

除障者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
感謝大家的護持
(圖片來自網路)
****************

談談我所知道的象神吧!
因為標題是「除障者」,就先說一下這個名號的原因。

象神,象頭財神,又叫歡喜天,也是佛教密宗的紅財神,在大藏經密教部的經典中,有不少與他有關的經文,大家可以搜尋一下便知。

象神,並不是生下來就是大象頭,事實上,現在他是大象頭的形象,那是因為一個詛咒的悲劇所造成,他的胖胖的外型,與大象有關,更與他顯現孩童的樣貌,以及特別愛吃甜食有關。(當然,現在他也可以回復人的頭,不一定要大象頭)

有的傳說象神是哥哥,有的傳說他是弟弟,我所知道的他是家中的老三,只有實質上的母親,就是雪山女神帕爾瓦蒂,因為他出生的時候,希瓦在人間修行流浪,等到他回家,象神已經出現在家裡。

當年希瓦外出「壯遊」、「窮遊」,雪山女神看家很寂寞,大兒子迦希吉夜不在,派駐在南方,女兒也外出苦行,她就拿起手邊的薑黃粉,加上自己的擁有豐沛神力的精血(神血的再濃縮),捏出了一個薑黃小孩模型,接著唸咒賦予生命,就這樣,薑黃小孩模型有了靈性,變化成了活生生的小孩。雪山女神很高興,終於有了生活的重心,她就幫小孩取名「嘎拉巴蒂」。因為小孩心性愛搗蛋、惡作劇,他又被叫做「毘那夜迦」。

小孩出生後問:「妳是我的母親嗎?我的父親是誰?」雪山女神告訴他:「我是你的母親,你的父親是希瓦,外出修行還沒回來。」因為這句話,希瓦多了一個小孩。這件事情發生之前,希瓦已經知道,因為這是註定的,他跟帕爾瓦蒂註定會有第三個小孩,因此,薑黃小孩變成真小孩的時候,他立刻感受到吉羅娑(岡仁波齊)出現了大震動,這個註定的小孩誕生了。因此,他結束了自己的流浪修行,朝著自己的家走回去。

(也可以說,產在岡仁波齊的薑黃,本來就充滿著希瓦的神力,等於是希瓦所產出的薑黃,加上帕爾瓦蒂的血與神力,就出現了這個很可愛的孩子)

後來發生的事情就是被詛咒的悲劇,象神失去了他的頭,但是,在毗濕奴的推算以及希瓦的尋找,他得到了新的頭,就是一個大象的頭,那個犧牲的大象又在毗濕奴的神力加持下,長出了一個新的頭,也就是說,最後是大家歡喜的結局。也許以後再來說這個詛咒的悲劇,先把「除障者」說完。

這個薑黃做成的小孩喜歡惡作劇,加上他被父親希瓦任命為「群主」,負責管理與帶領那些原本跟隨希瓦的惡鬼、夜叉、精靈及妖怪等。這些叫做「群」的生靈就是喜歡惡作劇,甚至欺負他人,他們的行為帶給人間各種疫病災難,當年希瓦在修行過程中,一一收服他們,避免他們傷害眾生,並且將他們編成隊伍,賦予名稱「群」。本來這些「群」的成員直屬於希瓦管轄,希瓦命令他的大白牛「南迪」當隊長, 等到嘎拉巴蒂出現後,希瓦將「群」的管理職責交給他,讓南迪輔助他。

假如火供的過程讓嘎拉巴蒂感到歡喜,他就不會惡作劇,也會約束手下的惡鬼「群」,不要欺負障礙別人,所以他又得到了除障者的名號。

另外,當年他的頭被砍掉又重生,變成一個大象頭的孩子,另外兩位主神梵天、毗濕奴同情他的遭遇,就賦予他新的任務,當天神要舉行祭祀(puja)之前,一定要先祭祀嘎拉巴蒂,而且這項規定成為天神公約的內容。

當時公約成立後,大家都在爭著要做第一場護摩來供養嘎拉巴蒂,本來是因陀羅要舉行,奇怪的事發生,護摩火點不著。大家覺得奇怪,就去問毗濕奴。毗濕奴告訴天神,梵天與他制定了這項規則,還需要另外一位主神去執行,而且,象神原本的頭是他父親砍下的,這個大象頭也是他父親安裝上去,當然應該由他父親進行第一次的火祭,圓滿象神這個「除障者」的緣分。

象神被砍頭,是因為被詛咒,詛咒就是一種障礙,砍掉了障礙,不就是除障息災嗎?又獲得了一個新的頭,不就是障礙消除後的增益嗎?統領著具有作障世人的「群」,約束「群」不再為惡,不就是除障嗎?經過三主神的同意,主動賦予嘎拉巴蒂新的「除障」使命,讓嘎拉巴蒂名正言順地成為了「除障者」。

毗濕奴解釋完後,希瓦和帕爾瓦蒂就開始護摩火供,他們先迎請象神登上寶座,希瓦開始按照毗濕奴所制定的「護摩儀軌與規定」,如法完成第一次的首祭,帕爾瓦蒂在旁邊協助完成。結束後,象神下座,宣布這一年的祭祀開始,一切都會圓滿吉祥,然後,他的父母以雙親的身份,祝福象神從此執行「除障者」任務順利圓滿,毗濕奴與梵天都給予賜福,以因陀羅為首的天神們,也紛紛獻上祝福,並且宣示一定依照新的規矩去進行火祭。

除障者這三個字的主要緣起即是如此。
相關傳說很多,這是一種比較接近的觀點。

乳海之毒(上)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
感謝大家的護持
(照片來自網路)
**************

瑤池金母護摩後,我休息了兩天,這兩天世界依舊很多跟瘟疫有關的事情,我也像是回到了遙遠的過去,看到一段傳奇。

在古代的印度大陸上,有一個傳說。很久以前,當天神與阿修羅大戰後,在毗濕奴的調停下,雙方和解然後一起去翻攪乳海,以獲得不死甘露(Amrita)。在翻攪的過程中,出現了許多寶物與天女女神,也攪拌出了劇毒「乳海之毒」。

乳海之毒的中文翻譯叫做「伽羅拘吒」,原文是Karakuta(黑色毒),也有名稱是Harahara(訶羅訶羅,大家看到希瓦衝上去喝下的驚呼)或Harahera(對訶羅的驚嘆,有害怕驚嚇嚇死了的意思)。

這個毒可以讓世界化為灰燼,也能讓感染到的天神與阿修羅死亡,甚至在時空長河中抹去一切痕跡,就像這個神族從來沒有存在過。(天神與阿修羅都是神族,同父異母所生)

(在印度,叫做訶利Hari的是毗濕奴,還有他最忠誠的跟隨者哈奴曼,叫做訶羅Hara的是希瓦)

(附帶一個語言學的事情,Hali或Hari是梵文拼音轉寫,是一樣的毗濕奴,同樣的,Hala或Hara一樣是梵文拼音轉寫的希瓦,在印度都有人用)

(題外話,有一個腐女最愛的故事,就是印度有個神叫做Harihara,中文翻譯訶利訶羅,是毗濕奴與希瓦的小孩)

乳海之毒出現時,當場立刻將一個天神跟一個阿修羅化為微塵,大家嚇壞了,這時候希瓦衝上去,一把抄起伽羅拘吒,張口就吞下。(Harahara的呼聲此時出現)

那時候毒ㄧ入口,希瓦立刻中毒,他用了全部的法力去鎮壓,頭部疼痛欲裂有如火燒。他的全身劇烈顫抖,毒沿著他的喉嚨滑下,將他的脖子全部燒灼成青黑色,所有的天神阿修羅極度驚恐的大叫Harahera(語音可以聽成是Hara喝啦)。

就在毒即將通過脖子,希瓦後面趕過來抱住他的是帕爾瓦蒂,雙手摟著希瓦的脖子,用盡女神的神力,努力將乳海之毒封印在脖子的下方,勿使進入希瓦的身體。

(未完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