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作者:

釋 蓮耶

瘟疫之後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四月十二日我在臉書寫了這段文字:

受到三根本的指引,我幫大願學會及我們三個工作人員報名了這次的救瘟疫度母護摩,但是我不知道主祈贊助是多少,只先捐款三百美金,沒登記主祈。
我的祈願是「祈求人心向善,瘟疫早日消除」,以及為工作人員祈求救瘟疫度母本尊念誦法修法灌頂。
不過,我知道下一場救天災度母更重要,所以在我問到了贊助功德金額後,就會為大願學會登記主祈,畢竟天災不只有大瘟疫這種,也希望增長與救天災度母的善緣,能夠保護大願學會,免受天災傷害。
不過經過這些特性以慈悲為主的佛菩薩護摩後,接著師尊安排的是文殊師利菩薩的護摩,嗯,我知道了,很有意思的安排。文殊師利菩薩的慈悲,也是我要學習的。

救了瘟疫,還要救天災,而且這種救度是以智慧為本的慈悲。

為什麼有今天的大瘟疫?為什麼還有各種天災?這是我們要好好想清楚的問題。

這些瘟疫天災是果,那麼導致果出現的因,是什麼?

如果這些因沒有消失,果,又怎麼會消失呢?

何況,只是一場大瘟疫就讓人這麼黑暗了,萬一還有天災發生,種種惡口惡行與惡念,又要嚴重到何等地步?

有人問我,還有什麼天災?在大瘟疫的時候,乾淨的清水是很重要的,洗手洗衣物都需要,如果缺水,如果無法以乾淨的水來清洗,那有多嚴重?是緩解疫情還是加重疫情?

如果缺水後又是水災,需要清洗的地方更多了,水災之後往往是細菌病毒繁衍的好機會,更增加了消毒的工作。

旱災就是不降雨,水災未必是大雨,也可能是大海的問題,大海有問題,可能是風,或者土所造成,換句話說,地水火風都有問題,全部相關聯的失調後,會是什麼樣的景況?今年初澳洲的大野火,不就是缺雨水後更加重了山林野火的蔓延?下了大雨,不只水災,泥流土石流也發生,所以一切都是相互關聯的。

只有澳洲會大野火嗎?未必。

天災很多種,水旱災,隕石天火、地震火山海嘯等,說真的,想得到的都很多了,還可能有想不到的。想不到的天災,可能更驚人,因為想不到就沒有準備,沒有準備就更害怕,其實不怕,該準備的急難救助包,就去準備,準備完畢,就不需去想,而是去修行。

有時候,地災、水災、火災、風災的存在,就是提醒我們,這個世界不是安穩的,不是值得我們留戀的地方,不知道修行的人,應該棄惡從善,知道修行的人,不論宗教教義差異,應該更快更精進在修行上,就像根本上師所傳授真佛經所云,「修行以無念為正覺佛寶,身清淨、口清淨、意清淨為法寶,依真佛上師為僧寶」,趕快投入在修行中,趕快讓自己的身口意都得到清淨。

多為別人、世人考量,少一點為了自己利益去做事情。

至於才在臉書上寫:

寫成文章有個好處,就是不方便在這裡說,可以寫成文章。至於誰看到誰看不到,那就是緣份了。
雖然生病養病休養中,沒有多少資糧,還是盡心登記了師尊的救天災度母護摩主祈,「祈求人心向善,庚子年各項天災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」。

這幾個月我的看法都是一樣,有緣人就知道接下來是什麼了。不過,我還是主張,不用驚慌,不用囤積生活物資,可以準備合理的數量,一切就是專注精進於修行,其他交給三根本了。

人,總有一死,那天總會來到,我們修行的目的不就在解決生死大事嗎?

瘟神在背後追著我們,還不趕快修行嗎?

天災人禍在背後追著我們,還不趕快修行嗎?

還要等什麼?還在等什麼?

一切是自己的選擇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是開始寫文章時網站截圖
******************

三月29日我寫下了「祈禱改變」,那時候六十七萬多人的確診,三萬一千多人死亡,今天四月三日凌晨一點十分截圖,確診數九十九萬,死亡五萬,就在我寫這幾句話的時候,死亡人數已經是五萬九百二十八人。

三天,大瘟疫就產生如此的變化。

前些時候有人問我,一百萬人確診、五萬人死亡,真的會到來嗎?現在不就看到了嗎?有人說,好可怕。是的,跟去年十月一日相比,誰想得到半年後,有一百萬人得到新冠肺炎,其中五萬人死亡呢?

但是,跟未來的景象相比,坦白說,一百萬人確診不算什麼,五萬人死亡也沒多可怕。未來的數字很可怕,最主要是因為「未知」。「未知」讓我們處在一種虛無不確定的狀態,沒人喜歡生活上充滿不確定。懂得敬畏「未知」還好,不懂得敬畏「未知」,就容易變得「無知」,「無知」才可怕,而且「無知」又沒有智慧,更天真樂觀,不懂得小心謹慎,那就是「災難」。

(從現在起幾個小時內,確診人數肯定超過百萬人,四月三日一定可以達成)
(光是一個美國2019年冬季流感就超過千萬人確診,死亡超過兩萬多人,正確數字還無法估計)

就我所知,「百萬人確診」加上「五萬人死亡」加上「百分之五的致死率」,只是過渡階段,這不是結果,也不是盡頭。正確說,這條「大瘟疫路」根本才剛上路,加速階段即將開始。

就像企業的生命週期,一開始是草創階段,相對後面期間算是打基礎,比較慢慢發展,接著有一段高速成長階段,就像「井噴」一樣,是所有階段中最快速成長,但是,這兩個階段也是新創企業最容易夭折倒閉的階段,尤其是草創階段,很容易就關門大吉。

經過了高速成長階段,再來的是平緩穩定的階段,也就是高原期,又叫做成熟期,這個階段相對是很穩定的,訂單穩定的增加,人員熟練度也穩定了,一切看似步上正軌。可惜,一定會走上衰退階段,慢慢的,可以共患難、不可以共富貴的人事問題,以及新競爭者看到有利可圖的跳進來搶食,以及自己內部種種運作傾軋,開始出現訂單減少,產量減少,慢慢的,營收與利潤也漸少。

當衰退到一個程度,自然就迎接企業的末日,也就是倒閉關門大吉。有的企業發現另一條路,就可以開展新的生命。
就像下圖右邊有三個可能,衰退就是最底下那條虛線,衰退期可能很長,拖個幾十年,也可能很短,三五天、七天就斷捨離。
第一條實線就是重新找到新方向、新投資,展開了新的生命週期。中間的虛線則是跳出所屬的產業,也許是賣掉這個公司,也許是打掉重練,也許是併購等,等於原來的企業主不玩了,跳出這個池子。

企業生命週期示意圖,圖片來自網路

上圖就是企業生命週期示意圖。
其實這不是我一開始想寫的,只不過寫著寫著就跑題,變成生命週期的解釋。我觀察這次的大瘟疫,也有類似狀態,至少目前不像前幾次實驗那樣,才剛開始沒多久就消失了,這次肯定會進入成長期,甚至成熟期。

至於是不是高速成長,還是低速成長,大火快炒還是溫水煮青蛙,就看這個世界的人們,有沒有及時棄惡從善,能不能改變心性。

把「企業」這兩個字,換成「新冠病毒」,「企業生命週期」換成「新冠病毒生命週期」,比對一下,邏輯也是差不多。

更何況,超越這個世界的神,包括世間神與天神、主神們,他們怎麼看?超脫三界的菩薩與佛,他們又怎麼看?
這件事情歸誰管?上述比我們境界高的「大人們」,他們不也在等我們的改變嗎?

我是受社會科學訓練的企管博士,也是宗教人士,這兩種價值觀在我心中並不矛盾,現實世界的科學只是全部的一部分,另外還有一部分是目前科學無法解釋、但日後可以解釋,還有一部分是這個世界規則的限制下,科學永遠無法解釋的那部分。
我清楚這些界線,看似有,實則無,套一句我們密宗的說法,密法那麼龐雜,找到了金剛線、金剛鍊,就能串起來,找不到就乾瞪眼。

我知道臨界點在哪,目前已經滿足了一個條件,剩下的應該也快達到,不過不是百萬人確診,五萬人死亡,因為這是必然的。所謂臨界值,是那種還可能改變,也有機會改變的數字,而且臨界值也不只一組,我知道的就有兩組,我們正在通過第一組,也就是從草創期進入成長期。

心理上,庚子年沒那麼容易度過,各種天災人禍不斷,其實,時間上一定會度過,地球繞太陽運行,日子一秒秒在過著,我們難過也是一天,快樂也是一天,坐等大瘟疫過去也是一天,努力精進修行也是一天。

這一天要怎麼過去,一切看我們自己的選擇。

改變自己,約束人性也是一天,繼續放縱人性,也是一天。

(寫完時間一點四十八分,世界統計又有變化,可以參考下圖與文章一開始的圖,兩者一比就知道)
(修行要即時啊!)

這是寫完文章的截圖

兩點零八分的截圖,就是這個突破百萬人確診的狀況,沒什麼意義,因為第一組臨界值不是百萬人確診加上五萬人死亡,現在只是發展中。我只是想表達,這個世界沒那麼好玩,就是個大火焚燒的房子(火宅),不需要捨不得,該是調整、提昇心性的時候了。

至於新冠病毒擴散到207個國家或地區,這是全世界全人類的事情,應該沒有那一個能免除。

祈禱改變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截圖來自網路,全世界已經沒有幾塊白色的地區了
為了迴向給地球人,每天都累得說不出話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近回台北榮總,把自己過去三年甲狀腺癌開刀的相關病歷帶回來,準備在台南找適合的醫生掛號看診。
在這場不知道何時結束的大瘟疫中,少一點暴露在感染的機會,就是幫助大家度過大瘟疫。
一個人被感染,受到影響、傷害的,絕對不只一個人。
在榮總看到全副武裝、如臨大敵的醫護人員,心中感慨,如果每個人都能多注意一下衛生安全,該隔離就不要亂跑,該待在家裡就不要外出聚會,就可以減少其他人暴露傳染的風險。

為了減少大家的風險,大願學會早早超前部署,不管在室內戴口罩、酒精消毒,甚至量測體溫、室內座位相距兩公尺等,永遠早那麼幾天開始推動。
我們甚至還提早宣布暫停同修、護摩不開放現場參與,只是想做個示範,表示我們宗教團體響應政府政策。
為了身旁的親朋好友的健康,一定有我們可以努力的事項。

從台北回來後,一直早午晚清晨不停為了大瘟疫修法,也許去年底我的迴向是「災難不再發生」,雖然我知道這場大瘟疫是避免不了。今年一月迴向給世人,在未來的大瘟疫中,減少損失,早日獲得平靜。

我一直不迴向「大瘟疫早日消失」是有原因的。我知道這場大瘟疫的消失與否,關鍵不是瘟疫本身,而是全人類,我們有沒有棄惡從善,有沒有讓心靈得到昇華,有沒有發揮人性的善良面,換句話說,就是我們是不是努力提升自己的靈性品質,而越來越少自私。
在佛法上說,就是「我」的成分有沒有越來越少。佛法的核心法教一直都主張「無我」,對世人宣說這個「我」只是假象,是幻象,不是真實不變,不是那麼容易懂,所以才有三種達到看透「我」的本質的方法。

有一種就是告訴我們,「我」是假的,不必為了「我」去做什麼多餘的滿足,能活著修行就夠。把自己拆解來看,這個「我」是找不到的,就算找到,也從來不是固定穩定不變的,更何況,這個「我」裡面充滿各種體液唾液,各種細菌病毒,那有什麼值得當成寶貝去愛惜的地方呢?這個看起來存在的「我」,其實也是輪迴下的產物,不是這一世造成這個我,過去累生累世種下的因,造成了現在這個我,而現在的我,也將一起決定未來的我,想想還蠻可怕的,因為不知不覺中,「我」已經輪迴許久。

還有一種是告訴我們,不要為了「我」去努力,而要為了「他人」去奮鬥,這個他人就是所謂眾生、補特伽羅,就像根本上師蓮生活佛說的,「從此沒有自己,只有眾生」(每次傳授菩薩戒必講的心要口訣)。自己得到什麼不重要,要為眾生的離苦得樂而奮鬥。想那麼多,沒用的,直接去行動,付出自己去幫助其他需要的眾生(人、動物、非人等),去做就對了。

最後一種就是根本不用多想「我」是什麼,去觀想自己與佛菩薩合一,在那個合一的時候,「我」是誰?誰是「我」。
例如我們真佛密法外法階段,先是讓金剛心菩薩進入自心,與「我」合一,保持這種「我即是金剛心,金剛心即是我」的狀態。
這個狀態穩固後,在觀修根本上師進入自己內心,還有要觀想本尊佛或菩薩進入新輪中,這三階段就外法的修持。
當金剛心菩薩、根本上師、本尊進入了身體內的心輪,與「我」合而為一,這個時候,大家可以想一想,我是誰?誰是我?金剛心是誰?誰是金剛心?根本上師是誰?誰是根本上師?本尊是誰?誰是本尊?
保持這樣的狀態,一直恆常保持,有一天自然水到渠成的勘破了「我」。

這樣當然不夠,還需要藉由氣脈明點的修持,讓自己知道原來還有更深入的光明、幻身、正覺等的成就,從真起用,做到開悟、明心、見性、成佛。

我們人的本質,還是佛性在作用,人性與佛性合而為一,這時候,「我」的「人性」是什麼?本來就沒什麼不同,人性就是佛性,佛性就是人性,自然而然就混在一起,進而沒有佛性也沒有人性,就像水與水相融合,那就是水,那就是「一」。
再透過一些外境的變化,例如這次的大瘟疫,人生的波瀾起伏,各種順逆挑戰,就是術語上講的「世間八風」(利、衰、毀、譽、稱、譏、苦、樂),這八種風吹來吹去,看看自己是不是還是不變不改的「一」,或者,人性跑出來,佛性又分開了。
這時候,在各種情境的砥礪之下,越摩擦越圓融,越圓融就代表著心念的圓滿成熟。其實,心念一直都是圓滿成熟的,只是自已做不做得到而已。

前面說我的迴向不是大瘟疫消失,那是因為我明白,是我們的心念造成了大瘟疫。全世界有七十億人口,我只能管好自己的身口意,因此,我迴向的時候,總是祈禱七十億的地球人能夠早點明白大瘟疫帶給我們的教化意義,從而將教化的內容,轉化為自己的言行舉止與念頭上。

這樣的迴向真的很累,因為一滴小水滴是無法立刻改變整個大海,即便如此,還是願意去做,這是我的本分,沒什麼應該或不應該去做的理由。

我不知道大海何時會改變,但是我知道,從自己這個小水滴開始改變。

至於大海變不變、何時變,不重要,自己去做才重要。

哪怕自己累得說不出話,哪怕自己累得動不了,哪怕好不容易恢復百分之二十的精神與健康又累垮……

我不期待別人,也不帶領他人,就自己去做,分分秒秒、一呼一吸都可以去祈禱改變。

四月四日清明節阿彌陀佛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來自網路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此次清明超度,建議大家先為認識且有緣的親友先人報名,因為超度與加持能收到多少,或亡者能分到的福份,仍有緣分深淺之分。同時,得到最多的,依舊是辦理報名手續的功德主。

這次的護摩選在清明節,就是為了幫助大家的有緣亡者,跟我們一起廣大供養阿彌陀佛,並且祈請阿彌陀佛放光加持大家,所以不是為了消弭新冠肺炎(武漢肺炎)而供養阿彌陀佛。

這個想法還請大家多多包涵。

這次的清明節阿彌陀佛護摩除了超渡之外,息災、增益、敬愛、降伏、滿願等祈求都可以填寫,不只超渡,超度只是主要的意旨,卻不是全部。因此,如果師兄師姐想祈求息增懷誅,依舊可以在主祈報名表上填寫。

我們佛弟子都知道阿彌陀佛,他的淨土「極樂世界」是非常美妙的地方,根據釋迦牟尼佛的說法,向阿彌陀佛虔誠祈禱,可以得到阿彌陀佛的接引,往生到極樂世界,即使業障未除,也可以帶著業障去淨土,在那裡專心修行。

所有的佛菩薩都有自己的淨土,可以做為我們祈禱往生的地方,阿彌陀佛也不只有接引往生,如果仔細閱讀阿彌陀佛的誓願,當他還是法藏比丘時,曾經立下四十八項誓願,如果仔細研讀,裡面包羅萬象,修行成就、食衣住行、美貌聰明、智慧口才、壽命財富、醫藥健康,無所不包。

也許,日後有機會,可以來講解一下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項誓願,那是非常了不起的廣大悲心,值得我們尊敬與學習。

好了,這次四月四日清明節的阿彌陀佛護摩,相關表格如下:

清明節阿彌陀佛護摩報名表:

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j80cInDvVgl4PaKuH_gJiA4Gea0hBj6Z/view?usp=sharing

清明節阿彌陀佛護摩主祈表:

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4shqyDiyuZ2QuRmP0wzZ3d3rWluCDxgc/view?usp=sharing

線上刷卡贊助連結如下:http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7

其他贊助管道,請參見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

填寫完畢之後,請回傳給大願學會報名,工作人員李師兄會為大家辦好相關手續。

大願學會的聯絡方法:

地址:台南市東區裕敬五街55號

電話:886-6-3311658

傳真:886-6-3319670

電郵:dayuanstaff@gmail.com

這次是單純的火供,不是法會,沒有灌頂,如果需要護摩主尊的持咒或修法灌頂,請直接寫信給根本上師蓮生活佛,向師尊祈求相關灌頂。

這次依循政府的規定,大願學會沒有開放讓各位來參加,請不要到現場來。同時,最近想來大願學會辦理報名手續的師兄師姐,麻煩帶好口罩,門口接受酒精消毒,以及測量額溫,發燒、咳嗽、打噴嚏的師兄師姐,請直接回家休息。或者,儘量使用傳真、電子郵件,直接放在大願學會的信箱也可以,不一定要面對面交付報名表。至於報名費用,歡迎透過線上刷卡、銀行轉帳、郵局劃撥、信用卡授權書等方式。

(贊助管道,請參見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

感謝大家的關心與發心,我們一起為自己的先人向阿彌陀佛獻上廣大的供養,廣植福田,共沐佛光。

供品與輕忽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的花叫做「薊花」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上次象神護摩前拉肚子,這次韋陀護摩前,又開始拉肚子…
昨天晚上開始拉肚子,沒辦法,這件事必然會發生。
這次蓮質法師準備供養韋陀尊者的花,看起來像什麼?大家可以猜一下。前面幾張照片跟最後三張有種莫名的感覺⋯⋯
她走進花店,看到這些花放在一旁,直接將跟老闆說要買這些花。很特別,跟上次我在夢中看到的花園的花很像,夢中花園的事情,過去在臉書貼過。
一月28日我寫下的起始文字:
「在今天清晨臥病的禪定時,看到一個遍地開花的花園。像是繡球,也像一種菊,遠看還不錯,近看其實猙獰。」畫面歷歷在目⋯⋯

一開始的內容,是我昨天帶蓮質法師去花店買供品,在臉書上的一段貼文。
她在選擇供品上,很有智慧,而且,懂得護摩主尊的想法。
每場護摩的供品皆有獨到的巧思。

這次也不例外,光是這個花的選擇就很有意思。
其實,我們藉著這個花的外型,將冠狀病毒連結起來,觀想後下護摩爐供養韋陀菩薩與孔雀王,祈請他們慈悲放光,將病毒吃掉,加持大家,保護大家。
這就是供品的象徵意義。

有時候,供品的意義,不一定在價值。有的供品另外有涵義,像這次的花,取其形狀,祈請主尊將病毒帶走。
有時候供品是為了供養主尊,讓主尊歡喜攝受,純粹取悅,不一定有所求。
有時候供品是祈請主尊放光加持,保護獻供者或者賜福。
不一而足,由主壇者決定。
主壇者如何決定?依照他與護摩主尊的善緣親近程度,自己拿捏。

有的供品則是為了護摩主尊的眷屬而準備,例如蓮華生大士的護摩,當然要邀請祖師的佛母一起接受供養,那麼,就要準備一些女性的供品。
當然,男性與女性的喜好不同,有時真的知道,有時只是自己推測,佛母眷屬喜歡什麼,好比說化妝品,我們人間的化妝品對他們來說很簡陋,可是,那就是我們的心意,盡全力去準備,而不是應付應付。

其實,佛國淨土的一切都比人間好太多,我們拿得出什麼更好的禮物嗎?不可能,他們的宮殿裡面隨便一樣東西放到人間都是無價之寶,這種寶物是不可能有人間代替品的。
我們準備的供品,也只是一種盡力籌備的心意!

盡力與否,也只有自己知道。

有許多供品不是獻給護摩主尊,而是他的眷屬,眷屬的看法很重要,當主尊需要參考建議,肯定會聽一聽身旁眷屬的想法。
而且眷屬的界定也有意思,比如說喜金剛是無我母的眷屬,無我母擔任護摩主尊時,喜金剛就在一旁,不會搶了無我母的主角,從無我母的角度看,喜金剛就是眷屬。如果是喜金剛護摩,喜金剛是主尊,無我母就是眷屬。

就像大自在王佛護摩,他的家人就是眷屬,包括了帕爾瓦蒂、象神、迦希吉夜(韋陀)等,如果是瑪哈卡莉護摩,瑪哈嘎拉就是眷屬。
供品的準備以主尊喜好為主,輔以眷屬喜好,這樣才不會失禮。

以前在「舊大願時期」,我第一次舉辦蓮師的護摩法會,迎請了曼達拉娃、移喜措嘉兩位佛母,那時候還有人勸我,不必要吧!
我只告訴他,哪有人請蓮華生大士吃飯,然後他的眷屬不要來,不請眷屬一起用餐呢?這樣不會很失禮嗎?

幸好,搬到了現址「新大願」後,這種問題沒再發生過了。
尤其是現在,供品都交給蓮質法師去準備,更不會有那種「有就夠了」的輕忽心態。
輕忽不是大毛病,是非常大的毛病!
準備供品也是要用心去體會,甚至,我覺得必須修法,在準備供品前,就要向主尊祈禱,請他加持自己在準備供品上,不會失禮,甚至,可以做得到主尊滿意。

輕忽,這種「差不多」的心態,對修行是極為不利的。

供養佛菩薩都可以隨隨便便,青青菜菜(台語),修行大概也只是隨隨便便果,青青菜菜悉地吧!

感謝韋陀菩薩的提醒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是梁師姐供養的韋陀(迦希吉夜)印度形象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我知道韋陀尊者的原型就是印度的迦希吉夜,星期四晚上是為了感謝他而舉辦的廣大供養,有什麼觀察收穫,自然要感謝他。

當我在修某一尊的什麼法的當下,觀察到了特定現象,就是感謝正在修法的主尊。比如說,當我在修阿彌陀佛本尊法,觀察到一些徵兆,就是感謝這次修法的阿彌陀佛。
除非有特殊狀況,才會將感謝對象轉向。例如平常沒有要修護摩的時候,我就是修三根本的法,假如在禪定中、修法後清晨有咕嚕咕咧佛母的夢示,我就是額外感謝佛母。
一般來說,護摩的前後一到二週,我一定多修護摩主尊的法,或者,護摩前一週(前三天)高強度、高密度的修護摩主尊的法。

這樣大家就明白,為什麼會出現好像很巧合的,每次護摩前就有該次護摩主尊的指引,或者讓我觀察到一些徵兆。護摩前當然是修護摩主尊的法,這是根本上師蓮生活佛對於我們這種「弟子上師」、「二代上師」(根本上師是第一代)的要求,平常我不一定會修這些主尊的法(或持誦他們的咒),但是我一定是修三根本,這是不能改變的。

既然是護摩前得到的徵兆,感謝這次護摩主尊也是剛好、正常、合理而已。

因為深入禪定,因為虔誠恭敬,因為廣大供養,因為頂禮讚頌,沒有為了自己,也不會想從大家身上得到什麼利益好處,這樣修法就會有效。這也是根本上師蓮生活佛教導我的口訣。

敬佛如佛在,敬神如神在,既然他們都在,一直共處一室,朝暮共眠起,自己就可以想像一下,應該怎麼做。

如此便知如何做就可以「慎獨」、「不欺暗室」。

修行想相應,口訣心要亦是如此!

回到一開始的主旨,為什麼要感謝韋陀尊者呢?因為他在象神護摩後已經預示不久的日子裡,大願學會必須停止同修。
何以故?大瘟疫。

他列舉了幾個徵兆,比如說,開始在世界上擴散,擴散到大願學會附近,連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的日常開始被影響,死亡的人數變多等,他給了我幾個數字,他說當四個數字變化了至少三個,你就該讓大願學會停止同修,也不能讓大家來現場參加護摩。
他特別強調,這種室內眾人聚集的宗教活動,不分教派,一定會造成瘟疫的擴散。其他種類的群聚活動一樣會影響,這些聚眾活動根本就是瘟神的最愛,看到了都要按個讚!

他還特別主張這個星期日、星期一,三月15、16日,就是我必須決定要不要停止的日子,如果我做了正確的決定,隔天會出現新的訊息,「宛如比鄰」,讓我知道我做了最即時正確的決定。
這就是在韋陀菩薩護摩通告最後,提到這個星期一,三月16日以前我要決定是否開放現場參加的由來。

好了,我在星期一(三月16日)確定四個徵兆已經三者出現,就在臉書寫下這篇文章「大願學回暫時停止同修」,裡面提到「四中有三」,就在講這個事情。
公告出現後,星期二(三月17日)早上就出現新的訊息,果然「宛如比鄰」與大願學會都在台南市東區:

成功大學與大願學會,我們都在台南市東區⋯⋯
所以昨天預先公告,大願學會停止同修,護摩不開放現場參加,看來被韋陀尊者說中了,即使現在還是「疑似」,有風險就要控管!
兩地距離不遠不近,還是小心點好。
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6%88%90%E5%A4%A7%E5%87%BA%E7%8F%BE%E7%96%91%E4%BC%BC%E7%97%85%E4%BE%8B%E6%8E%A1%E8%B6%85%E5%89%8D%E4%BF%9D%E8%AD%B77%E9%96%80%E8%AA%B2%E7%B7%9A%E4%B8%8A%E6%95%99%E5%AD%B8-030741769.html

下午確定,就是在這個大學裡。我在臉書上寫:

果然中了,在附近的大學,感謝韋陀菩薩!
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-live%E6%96%B0%E5%86%A0%E8%82%BA%E7%82%8E%E6%9C%80%E6%96%B0%E9%98%B2%E7%96%AB%E9%80%B2%E5%BA%A6-%E7%96%BE%E7%AE%A1%E7%BD%B2-317-1500-%E8%A8%98%E8%80%85%E6%9C%83-063745866.html

就是案例75這件事情,傍晚準備供品遇到認識的人,他們不用我說,都知道東區附近已經有案例了,頗為驚恐,蓮質法師跟我趕緊好言安慰。
其實,附近有很多人知道了,這不是什麼秘密。當大家都知道,並且可以理性看待,恐慌就不會那麼嚴重。掩蓋、封鎖,才會引起無謂的臆測與恐慌。

幸好有韋陀菩薩的指引,感謝感謝!

為了讓大家更了解大願學會現在採取的作法,星期一晚上我在臉書上再寫一次公告:

台灣現狀很穩定,案例有增加,但是,其他國家增加得更多更快,這樣安定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,沒人知道。
為了提早預防,大願學會暫停每週三、四晚上的同修,從三月19日晚上的韋陀菩薩護摩開始,暫停開放大家現場參與(報名不變)。
平日的禮佛照常,大家還是可以來上香禮佛,只是必須帶好口罩,門口接手酒精消毒,以及測量額溫,發燒、咳嗽、打噴嚏的師兄師姐,請直接回家休息,等恢復健康後再來禮佛即可。
至於未來如果疫情更嚴重,可能來平日開放禮佛都必須停止。
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。

大願學會常住上師 釋蓮耶 合十

有沒有更進一步的徵兆呢?當然有,不過他說那是以後的事情,一切未定,現在不需多慮,下一場的護摩主尊會通知。

下一場?就是四月四日清明節的阿彌陀佛為主尊,以超渡為主的護摩……

有一種「大救難咒」一樣的感覺,一定是很嚴重了……

剛才看了一下全球確診數與死亡數,開始變得嚴重,致死率超過百分之四。然而我知道,這一切仍然只是開始階段……

大願學會暫時停止同修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圖片是已經組裝完成且供奉著的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
事關人命,不得不超前準備
********************

因為觀察到特定徵兆的出現,四中有三,必須如「超前部署」的「超前宣告」,以免大家在報名作業上來不及。

習慣在星期三同修時候才報名參加護摩的師兄師姐,麻煩您們改變一下習慣,請提早報名參加。

受到冠狀肺炎的影響,從今天三月16日起,大願學會暫定每週三、四的同修,同時,從本週四(三月19日)起的韋陀菩薩護摩,不開放讓同門到現場參加,報名依舊可以透過網路報名,也可以在舉辦日期前拿到大願學會。

也就是說,室內範圍不能群聚同修或護摩持咒,平日的開放還是照舊,畢竟同時來參訪禮佛的同門不多,少數一兩位同時來訪,目前還可以接待。

假如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公告禁止室內聚集的規定,大願學會再進一步完全停止開放。目前仍然維持日常開放,只不過,暫時停止同修,護摩也沒辦法讓大家來到現場參加(還是可以報名)。

等到這次大瘟疫的疫情開始緩和,我才另外恢復同修公告。同樣的,大瘟疫變得更嚴重的時候,我也會另外公告。

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。

三月19日韋陀菩薩護摩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
感謝大家的護持

(圖片來自網路、維基百科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韋陀,又翻譯成韋馱,原來的形象,是希瓦與帕爾瓦蒂的長子迦希吉夜(Kartikeya)、鳩摩羅童子(Kumara),又名室建陀(Skanda),當他成為天帝因陀羅(帝釋天)的兵馬大元帥後,又有個名字叫做穆魯干(murugan,比較像是官職)。據學者考證是傳抄的問題,將梵文讀音翻譯成室建陀的時候,寫錯字變成室「違」陀;又有一說,佛教在西域翻譯經書時,因為抄寫員故,將室建陀的「建」草寫成「韋」(去掉了「辶」字邊),就這樣,他在佛教傳入中國的時候,變成了韋陀,當然也有人寫成這個「馱」。

這次護摩的緣起是2019年11月底、12月初的時候,那陣子去台北榮總回診治療,多次在禪定中遇到一位綠衣女子Green Tara,以及在她身後保護她的室建陀,他們對我的狀況多所關心與協助,讓我覺得一定要進行供養來感謝他們,因此在十二月26日舉行了綠度母的護摩,然後是十月初預定好的小年夜瑤池金母護摩。當時,實在擠不出時間來安排韋陀菩薩的供養,只能等到新的庚子年了。

然而,每一個年度的第一場(首場祭祀)都安排了象神,韋陀菩薩只能等到象神之後的第二場了。事實上,佛菩薩他們對於自己是哪一場沒有意見,過去現在與未來都是一味,都是虛幻。重點在我們的心意,我們的任何供品對他們而言,一切還是我們的發心,我們有多大的發心,就有多大的福份回到自己的身上。

這就是「自己做的自己受,此即法印」的意義。

記得很多年前我請朋友的木雕師傅為大願學會雕刻一尊韋陀菩薩,我要求的形象與一般常見的不一樣常見的韋陀是雙手合掌,金剛杵平放在兩手上,或者,一手掌豎立胸前作單掌問訊,另一手放下拄著金剛杵於地上。那時候是韋陀菩薩顯現在我的禪定中,我製作的形象是參照當時的樣子,一手叉腰,一手放在腰間,掌心向上托著金剛杵,就像軍人的托槍姿勢。

那時候朋友一聽我描述,他說這個形象很少見,他不確定能不能雕刻出來,我也只能說一切隨緣。直到隔了兩年後的過年前,他再來拜訪我的時候,給我看設計後的照片,確定就是這個托槍姿勢的韋陀,才放心開始雕刻。

在佛經裡韋陀是保護修行人的護法,是行菩薩道的菩薩,是天兵天將的元帥,更是賢劫千佛第一尊的樓至佛,他的身份很微妙,他能為我們做的事情很多,願力極大!

韋陀尊者(菩薩)不是我的根本護法,卻也受託保護我很多次,與我的緣分很深很深,就在我寫這篇護摩通告前,才免去一次風險極高的事件,就是原本二月底三月初要北上去回診治療,卻因為眩暈等原因必須取消,取消後才知道原來那段時間有一位感染新冠肺癌的澳洲音樂家,正在台北趴趴走,尤其是在台北火車站附近,我的行程與他有部分時間地點重疊!

等到音樂家回到了澳洲,傳出已經確診後,他才告訴我不希望我暴露在風險中。然後我寫了一段文字在臉書上,也附上了新聞連結:

********************

感謝Skanda的保護,不讓我二月底、三月初某段時間去台北回診治療,避免暴露在澳洲某中提琴家的傳染風險。

原訂行程與這段時間有所重複,車站、搭車、計程車等,都是風險,萬一必須居家隔離14天,都是麻煩。幸好沒去,幸好Skanda阻止了,阿彌陀佛,感謝感謝🙏。

現在要另外找時間去治療與回診了。另外重新安排時間,雖然不易排入,至少是最安全的方式了。相關報導如下:https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200308000461-260114?fbclid=IwAR3baCcQL6Gzc2e0pZsEZzLj-wMNuNCBDwFby_bfwcDhSCHHq_hztYoIdQc&chdtv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次的韋陀菩薩護摩相關表格如下:

報名表: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xEyjFVZ1Pw3R3qnWq6lxNXCZxzKVYM5A/view?usp=sharing

主祈表: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file/d/1GEoiQ_iF8V6qcO2oLNGSYSVQnUmo6x3L/view?usp=sharing

線上刷卡贊助連結如下:http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7

其他贊助管道,請參見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

填寫完畢之後,請回傳給大願學會報名,工作人員李師兄會為大家辦好相關手續。

大願學會的聯絡方法:
地址:台南市東區裕敬五街55號
電話:886-6-3311658
傳真:886-6-3319670
電郵:dayuanstaff@gmail.com

這次是單純的火供,不是法會,沒有灌頂,如果需要護摩主尊的持咒或修法灌頂,請直接寫信給根本上師蓮生活佛,向師尊祈求相關灌頂。

庚子年的苦難才剛開始,我們應該安定心情,專注修行解脫,廣植福田。

我們今年的緣分與前兩年不一樣,是以男性的佛菩薩護法為主。

受到新冠肺炎、流行性感冒與諾羅病毒等當下流行的幾種傳染病影響,「很有可能」影響這場護摩能不能開放大家親臨現場參加,今天三月九日仍在觀察中,最晚下週一就會公告,一旦有所變化,可能連下星期三的同修都要取消。

不過目前還是未定之數……

歡迎贊助兩百公分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
感謝大家的護持

(兩年前剛降臨大願學會的照片)
轉載自痞客邦「持靜者」網誌
http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322560828-%E6%AD%A1%E8%BF%8E%E8%B4%8A%E5%8A%A9%E5%85%A9%E7%99%BE%E5%85%AC%E5%88%86%E5%92%95%E5%9A%95%E5%92%95%E5%92%A7%E4%BD%9B%E6%AF%8D%E9%87%91%E5%89%9B%E6%9D%B5
******************

上圖是2017年三月從國外運來大願學會的組裝過程照片,當然早就組裝完成,供奉在大願學會一樓蓮花童子殿,相當莊嚴美麗的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!

基本上這是大願學會提供創意去訂製,做不做得出來誰也不知道,2014年我向廠商提出這樣的看法,他們信誓旦旦一定可以做出來,只是需要時間去研究,我也不給壓力,一切隨緣。

2016年十二月底我因為甲狀腺乳突細胞癌開刀,剛休養不到三個月,2017年三月初廠商聯繫我,他們說已經製作出來了!

我跟蓮質法師看了「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」成品,覺得很棒,就請廠商運進來。當時大願學會還沒有因為我的開刀養病而停擺,那時候的我雖然只有正常情況的百分之七十,也沒想到2017年五月初期身體的狀況急轉直下,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幾乎動不了,而且開始出現各種內分泌與神經系統的失調,最嚴重的就是不明原因的全身劇烈疼痛,有如死亡前的四大分散那樣的崩裂之痛!

那就是我向師尊報告的「半部死亡」狀態的開始!大願學會也因此開始停擺,工作人員只剩下我、蓮質法師、李育倉師兄三人。

所以昨天(2020年3月5日)臉書跳出一張照片,讓我聯想起那時候的事情,計劃趕不上變化,這些佛像法器唐卡訂製了,廠商運來了,我也要付錢,但是,沒想到的是,我的健康惡化,根本沒辦法舉行護摩!也沒有足夠的精神去迴向感謝大家,因為所有的力氣都拿去面對病痛了!

怎麼辦?

現在回想過去三年,也只有唏噓不已啊!

還好,三年後已經開始從谷底慢慢走上來,已經可以開放護摩,也能夠迴向給支持大願學會的各位了。

(在那種全身疼痛的時候,只能禪定,什麼都沒辦法思考)

昨天臉書這張照片的聯想,讓我寫下以下文字: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近有師兄師姐問我,想贊助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,他們想知道是否有機緣呢?

這三年我生病養病的關係,沒辦法讓大家贊助,其實是我的身心狀況不能一直持續迴向給各位,三四個月一次的護摩已經是極限了,所以只能先暫停開放贊助。

生病養病期間,我要耗費極大的心力在處理自己的病痛,那種半步死亡、全身分裂的痛,使我只能一直保持著禪定,才不會感受全身的劇痛,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心力可以調動來迴向給各位。

剛巧今天臉書跳出這張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的照片,我就想起大家的問題,藉此機會感謝大家的祝福與問候,解釋一下為什麼過去三年沒有開放贊助的原因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家的迴響很熱烈,一直安慰我說,不用我迴向,就讓大家幫忙大願學會,一起贊助這個兩百公分的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!

既然大家都這樣說,我也能夠迴向給各位,那就順應這個緣份,歡迎也感謝大家的發心佈施,與我一起贊助這個莊嚴美麗的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吧!

我的風格都是一樣的,佛像法器唐卡的總金額(包含運費、保險)多少錢就是接受這個金額的贊助,一但額滿就立刻停止,還請大家包涵。以下就是相關贊助資訊:

線上刷卡贊助的網址在此:http://www.dayuan.org/shop/index.php?cPath=83_96

填寫完畢之後,請回傳給大願學會的工作人員李師兄會為大家登記您的功德主資料。

大願學會的聯絡方法:

地址:台南市東區裕敬五街55號

電話:886-6-3311658

傳真:886-6-3319670

電郵:dayuanstaff@gmail.com

為了方便大家選取,我在線上刷卡贊助管道開啟了三種,萬福功德主、千喜功德主、百祥功德主,不代表只能這樣金額的贊助,只是方便大家選擇,一切仍然是隨喜贊助,如果不方便在線上刷卡贊助,還有其他銀行、郵局等管道。關於其他贊助管道,請參見以下文章連結:https://silentkeeper.pixnet.net/blog/post/238973927

在這個大瘟疫開始流行的時空,我們應該為自己與所愛的人多一些累積福田的努力,除了修法持咒以外,菩薩行的第一步就是「佈施」,讓我們一起來供奉這個難得的咕嚕咕咧佛母金剛杵吧!

謝謝大家的發心佈施!


為世界修法吧!

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
感謝大家的護持
今天清晨修完法後的截圖……

鄭重強調,吸黑吐白等於是實踐版的自他交換,難免有些不舒服的地方,再怎麼病痛也不能反悔這麼做!
******************

大乘的修行,關鍵在哪?菩提心!
發願的菩提心,去做的菩提心,不只為了自己,不只為了家人。
為了我們所在的地方,為了自己的國家,為了這個世界。

不要把什麼責任與問題都丟給自己的根本上師,他已經做了最佳示範,只有為了大眾去修行,才有機會成就正果。
我們密宗、金剛乘就是大乘,秘訣就在於「為了自己同時也為了他人」。

為了自己的時候,也要為了他人。這就是大乘、金剛乘相應的秘訣。

這些年來很多人問我相應的秘訣,坦白說,最上等的就是不為了自己去修法。中等的,就是為了自己,同時也為了他人。

沒有下等。

只為自己修法,不算大乘。尤其是受過菩薩戒的人,更不可以只為自己修法。

即使在中等,也有區分。中上的行者,為了他人修法的同時,也為自己修法。中下的行者,為了自已修法的同時,也為別人修法。
有個先後次序的準則在內,一定要弄清楚自己修法的「初衷」、「動機」,也就是「發心」。

發心,決定了最後的成就,另一個決定最後成就的要素,就是執行。

相應就是一種成就。所以說,發心,決定了相應,另一個決定相應的要素,就是執行。

想要修法相應,應該先問自己,我為了誰去修行,我在修法的過程中,有沒有忘記這點,仍存有為了自己的私心。
這是自己非常清楚的,也是每天、時刻檢討反省的。

或許,這樣的準則也是驗證是否相應的準則,一個人說他有相應某尊佛菩薩,也可以看他有沒有私心。
有沒有為了自己去修法,而且在實際修法的時候,是不是有那麼一點點、一絲絲為了自己。
更重要的,如同我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教導我的,當情境出現,火燒眉毛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苦難,我,為了誰在修法。
這幾年我的色身病痛纏身,但是,我仍然沒有忘了為大家修法。迴向一定是一切眾生,而不是自己。
只不過,受制於病痛,自己的心力有限,不敢說能有多廣大的範圍,也不敢說一定沒有疏漏,因此,不敢在恢復到一定程度時,為贊助護持的師兄師姐們修法迴向,以免產生缺失。

可是,我依舊沒有忘記為了你們大家去修行。

這次的大瘟疫非常嚴重,有人問我,最近我寫文章寫得很勤勞,發文也很頻繁,為什麼?已經恢復健康了嗎?
可以確定的是,健康有點起色,已經從谷底走出,大概恢復了百分之二十。只有這樣的元氣,我還是為了世界大瘟疫去修法。

怎麼修?吸黑吐白。
這麼簡單?當然,這是原則。
細節就是強調觀想力,強調發心發願,也就是說:「你的發心發願有多廣大,你的成就就有多廣大。」(根本上師蓮生活佛教導我如此)

依舊是那句:「自己做的自己受。」

觀想自己想為了哪些人或者哪個地區國家,就透過照片,先記住這些人的樣子,夠過地圖,記住這個國家的樣子,修法在「入我我入」三摩地的時候,將這些記住的臉孔與國家,他們身上或者籠罩全國的黑氣,全部吸進自己的身體裡面,然後在「入我我入」結束(出定)前,佛菩薩離開自身還歸虛空時,一併帶走這些黑氣。

至於這些黑氣可以是什麼?各種天災人禍瘟疫都可以,如果是這次冠狀肺炎,就牢牢記住每一個吸進來的黑色空氣分子,就是一個一個的冠狀病毒,當自己吸進這些冠狀病毒的時候,記得要讓被觀想的對象從那股籠罩的黑氣中得到解放,由黑轉白,他們每個人從先前的痛苦憂愁中獲得釋放,臉上都是輕鬆的神情,甚至全國、全世界都歡欣鼓舞著。

回到前面有人問我已經可以頻繁寫文章嗎?其實不是,只不過我知道這種大瘟疫之下,大家都很憂慮,我是一個大乘行者,我能修法迴向,也可以透過文字去教化人心,因此,只要能動,不是臥病在床,我就去寫給大家看。

星期六日就是不舒服,一直臥病在床,才沒有寫文章。今天星期一,我能動了,我就寫。
為什麼星期六日不能動,就是我在為了世界修法。修完之後,即使本尊還歸虛空,難免我的色身有些微微的發燒等類似症狀。
這時候就需要多休息、多禪定,才會恢復修法前的狀況。

鄭重強調,吸黑吐白等於是實踐版的自他交換,難免有些不舒服的地方,再怎麼病痛也不能反悔這麼做!

大災難的時候,自己有沒有相應,有多大的證量,很容易就知道了。

我們一起為了世界來修法吧!